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企业文化

企业发展莫忘初心

FT专栏作家凯拉韦:企业发展过程中的悲痛教训往往是:当创业的“海盗们”登上了大油轮,那些曾经胸怀的常识便随着那叶破旧小船一起沉没了。

最近,我与一位曾是英国最资深的银行家之一的男士共进午餐。享用咖啡时,他抱怨称,如今企业的困境是再也没有常识存在了。他坚持认为,常识在过去一直都不多见——但现在已经绝迹了。

他在银行业看透了一些事情。复杂性基本上打碎了该行业仅有的常识过去的样子,而法规已经宣告了剩下部分也不合法。试着去理解下任何一家银行的年报。这是办不到的。即便是汇合这些数据的资深银行家也承认这一点。更糟糕的是“偿付能力II”(Solvency II),试着去理解下这一标准吧。如果有人读过之后,能够完全了解保险业这些新资本要求的复杂变化,我愿意洗耳恭听。

但是,在其他企业呢?常识也消失了吗?

就在我感到疑惑的时候,《哈佛商业评论》(Harvard Business Review)摆到了我的桌上。我打开杂志,不经意间发现了一篇名为《掌握对你的任务至关重要的知识——如何识别、规划和利用你企业最具战略性的资产》的文章。这就以完全合理的想法烹制了一顿大餐——企业应该想想自己到底了解些什么——我不怕任何人来推敲这个观点。

常识以这种方式被碾碎,原因在于人们没有安全感。企业中很多人都活在担心被看出真面目的恐惧中,听起来很睿智似乎是比被理解更安全的赌注。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尝试让自己听起来更睿智,标准也越来越严格,不久之后,本来明智的人开始完全胡扯。最近,我读了一篇对亚马逊(Amazon)某一高级经理的采访文章,他在文中解释了招聘成功的秘诀:“你的抬杠者(bar raiser)在每个招聘环节完成后也应该进行汇报。”

常识的另一个敌人是自负,在过去20年里,自负大致随着高管薪酬的升高而加剧。不久前,杰米•戴蒙(Jamie Dimon)在福克斯商业频道(Fox Business)认真地向玛丽亚•巴蒂罗姆(Maria Bartiromo)表示:“摩根大通(JPMorgan)是我能为国家和人类做出的最杰出贡献”——这甚至比劳尔德•贝兰克梵(Lloyd Blankfein)说高盛(Goldman Sachs)做的是“上帝的工作”更加冠冕堂皇,因为后者还可以说含有讽刺意味。

自负不仅会让企业家在工作中失去理智,在家里也一样。日前,eBay一名前首席运营官(COO)在领英(LinkedIn)吹嘘称,自己太忙甚至没有正眼看一下就买下一套房子,还有一次,他妻子在他通宵工作后把干净内衣送到了办公室里。连5岁的孩子都可能会告诉他,这样生活是不行的,而且如果你内裤不干净、或者几乎不看就买下一套房子,最好不要声张。

破坏常识的因素不仅仅是人性弱点;企业机制的破坏力同样强大。像人力(HR)和公关(PR)这样的部门常常清除理性的藏身之处,而部门间的竞争关系、预算和任何形式的规章制度往往都会确保,几乎没有事情可以明智地完成。

英国广播公司(BBC)斥资十亿英镑所建的广播大厦(Broadcasting House)开放时,某人曾宣布记者的桌子旁不会有垃圾桶,而代之以远程“回收中心”。结果是,废旧垃圾在桌上腐烂,新大楼里老鼠成灾。这个令人愉快的小新闻一经报道,便引出了某位公关粗制滥造的一篇毫无幽默感而又冠冕堂皇的声明。“按照大型机构的标准做法,BBC与专业灭虫公司签有合同,为了消灭鼠患,我们正采取额外措施……”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