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还原327

五味杂陈的上交所五周年庆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陆一:上交所五周年庆前夕,辽国发案调查组通报认为,上交所冻结券商及辽国发股票用以冲抵债务的做法欠妥;这使得新任总经理面临市场发展和历史遗留沉重包袱的双重牵制。

【编者的话】本文为FT中文网专栏作家陆一撰写的“还原327”系列文章第二十四篇。

生活还得继续。尉文渊走了,只留下一个怅然的背影;杨祥海上任了,但面临的是满目苍夷的市场现状。

从某种意义上讲,上交所理事会决定任命上海市政府证券管理办公室主任杨祥海为上交所总经理,这只是中国证监会和上海市政府对交易所监管权力博弈妥协的结果。

如果参照深交所的总经理变更,就可以看得更加清楚:深交所创建时只有副总经理王健(法人代表)和禹国刚。1991年王健病倒。1993年证监会随即派出交易部主任兼信息部主任夏斌任深交所总经理。这时尽管该交易所的行政管辖权仍属深圳地方政府,但证监会却已经取得该所主要负责人的人事任免的建议权和参与权。1995年10月23日,和上交所几乎同步,深交所免除了总经理夏斌的职务,一同去职的有创建深交所的副总经理禹国刚和副总经理柯伟祥,由证监会委派原国务院证券委办公室副主任庄心一接任总经理。

这就表明,在“327事件”发生之后,证监会可以撤换已经取得人事任免参与权的深交所的负责人,但对于上交所领导层的人事安排却还是无法一下子完全参与,至少在《证券交易所管理暂行办法》这样的法规上还无法从根本上动摇地方政府为主的地位。

但转变已经开始。中央行政权力的集中,已经开始由下而上地快速收敛。

正因为如此,杨祥海所面临的体制压力是双重的、他所面临的市场压力也是双重的。他既要面对中央和地方在监管权的转换过程中对交易所日常业务的双重干预,又要面对市场发展和历史遗留的沉重包袱带来的双重牵制。

就在这个时候,上交所迎来了开业5周年的庆典。1995年12月19日,这一天的9点30分开市举行了一个仪式,证监会主席周道炯和上海市长徐匡迪、分管副市长华建敏出席了该仪式。

(插图:上海证交所五周年庆典,从左至右为华建敏、周道炯、徐匡迪。)

但大家都没有想到的是,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朱镕基,当时在上海市委书记黄菊的陪同下正在上交所视察交易大厅,并且和上海市、证监会以及上交所领导进行了座谈。

朱镕基在座谈会上的一番讲话颇有深意,他说:按照小平同志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我们进行了证券市场的试验和探索。市场正式形成的一个标志是上海证交所成立。几年来,我们在稳步发展国内证券市场的同时,还进行了企业境外上市的尝试,在开拓直接融资渠道,促进企业转换经营机制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成绩,这对于推进金融体制改革、扩大吸引外资和对外开放产生了积极影响。上海的证券业就是中国的证券业。

既然是试验和探索,就难免会出些问题。市场成立后,市场运作会发生什么变化,是缺乏预料的,实践超过了我们的预想。市场发展“很快”、“太快”,深圳出了个“810事件”,上海出了国债风波,事情的发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有利于我们总结经验。

我们要不断总结经验,吸取教训,改正缺点,兴利除弊。现在应该强调八个字,“法制(加强立法和严格执法)、监管(证监会和证交所加强市场监管和风险控制)、自律(证券经纪机构和上市公司要加强自律管理)、规范(证交所要面向全国、服务全国、依法加强统一管理)”,使我国证券市场走上积极、稳妥、健康发展的轨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