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金融市场

国债期货风险事件中的最终赢家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陆一:改革初期,中国证券市场是从“放权让利”开始起步的;改革30多年后,某些政府部门却以“集权争利”运转着中国“市场经济体制”。

【编者的话】本文为FT中文网专栏作家陆一撰写的“还原327”系列文章最后一篇。

在“327事件”及其整个国债期货市场风险事件中,究竟谁是最终的赢家?

输掉了自己和公司的管金生、留下了遍地债务的辽国发算不上赢家;在“327事件”上逃过一劫的汤仁荣和阚治东,前者最终因为疏忽遗留的一个316空仓未平而折戟,后者在合并万国证券后不到一年就被免职,要算赢家也很勉强;对于尉文渊来说,5年交易所总经理任期创造了一系列后人至今无法企及的事业辉煌,但正如他自己说的:“327就是我自己打倒自己的一个动作”;就是赌对了327合约方向的中经开,该事件给其的利润连1个亿都没有,尽管在信托业的整顿中侥幸生存下来,但仍然没有躲过银广夏那一劫而最终覆灭;财政部的传统监管权利被侵蚀、刘鸿儒被提前退休、上海和深圳市政府对证交所的领导权被褫夺……哪怕就是最近网上所传的诸多327赢家们,尽管当年他们赢得盆满钵满,但从多年后这些金融大鳄个人离奇人生的悲惨结局来看,都很难说谁是最终的赢家。

终结了中国证券市场一段历史的这一连串事件和这一个时期,就像狄更斯在《双城记》开头所形容的: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是极具智慧的年代,也是充斥愚昧的年代;这是一个具有信仰的时期,可也是一个充满怀疑的时期;这是满目光明的季节,也是到处黑暗的季节;这是满怀希望的春天,但也是充满绝望的冬天;我们面前似乎无所不有,我们面前其实一无所有;这时,我们全都想直登天堂,这时,我们却都在直奔地狱……

在1992年国债期货开始试点到2001年因国债期货形成的清算债务被完全冲抵,中国证券市场在这期间似乎满目狼藉、尸横遍野、哀鸿遍地。这段时间里,中国证监会横空出世,从国务院证券委下属的一个监管执行机构,变身为国务院直属的正部级事业单位。它的出现也意味着中国初步建立起了一套从中央到地方高度行政化集权的垂直管理体制。

在中国证券市场(特别是监管)体系中,集中了从成熟市场经济国家学成回来的、以及本身在国内但却是最具有市场经济头脑和思维的人。但是从1992年证监会成立到2001年前后中国证券市场垂直监管体制的完全建立,中国证券市场这个在改革开放过程中并不是原有计划经济体制内的“新生的经济增长点”,最终在组织、人事和行政管理上被纳入了中央政府直接掌管的既有行政官僚体制,完成了中国证券市场组织管理体系的行政化演变。

为了弥补新股发行制度的缺陷而被迫起家的中国证监会,经历了二十多年的发展,如今已经权倾天下、利被广域。它却仍旧在孜孜不倦地不断努力“改革”着新股发行制度。

在市场化改革的靓丽表象背后,因为行政化官僚管理体制和证券市场所产生的权和利的自我相关(Self-correlation)和自相缠绕(Fangled hierarchy),政府相关部门在终于取得推动中国证券市场发展主动权和行政主导权的同时,不得不动用公共信用而陷入市场的利益游戏之中,成了证券市场中既是裁判员也是运动员的特殊利益主体之一。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