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离婚

离婚“相对论”

凯拉韦:换个角度看,离婚的不幸也是一种有益的激励

有一天,我和一家从事公司法事务的律师事务所的50位合伙人共进晚餐。环顾四周,我发现了一件令人惊恐的事情——我在里面属于年纪最大的一拨。

那些六十岁上下的律师们都去哪儿了?我问坐在我旁边的人,他说这些人大多都离开了。他解释道,法律行业的问题就在于它会给人带来负面影响。如果你已经在这个行业里干了30年,那你基本上无法再保持任何紧迫感了。等你到了55岁左右,通常就会考虑离开了。

但是这种规律只有一种例外,他接着说,也就是那些刚离婚不久,背着抵押贷款、带着年幼子女重新开始的五十多岁的律师。他们不仅有着多年来积累的经验,还跟比他们年轻30岁的律师一样干劲十足。他们被挣大钱的需求驱使着。可是,不像那些年轻的律师有一辈子的时间来挣钱,他们只有10年。极度的智慧与极度的渴求相结合,这让他们不可战胜。

我觉得那个人一定没有想到,这番“离婚有助事业”的论断如何深得我心。过去的6个月里,我1)和丈夫分居了,2)买了一套贵得离谱的房子,3)感觉工作热情不同寻常地高涨。

我之前一直没想到这三件事是联系在一起的,但那一刻我发现这再明显不过了:正是前两点导致了第三点。

每个人都会告诉你,离婚会对事业造成毁灭性打击。离婚会让人心智失常,以至于无法正常思考。几年前,对冲基金老板保罗•图德•琼斯(Paul Tudor Jones)在一次会议上说,只要他听说公司任何一个经理正经历离婚,他就会让他们暂停交易工作。情感的波动让他们的言行难以预料,因此无法放心让他们管理别人的资金。

可能是这样,但也可能不是。人、婚姻和离婚多种多样,但是所有的离婚都有一个共同点——让你变穷。或者至少让你变得比以前穷。对于过着舒适生活的中年专业人士来说,觉得手头稍微紧点就可能带来非常难受的冲击。在合适的条件下,这种难受会变为一种有益的激励。

对我而言,这意味着混日子等退休的想法都不在考虑之列了。因为不会再有混日子的事情,我也就不能再允许自己沉浸于轻微的幻灭之中。相反,我投入到工作之中。让我感到惊讶和喜悦的是,我非但没有觉得自己受缚于工作或很可怜,反而觉得很享受。工作本身一点也没有变,但是我工作的时候更深信不疑了。

这可能不会改变工作成果的质量,但的确改变了工作时的感觉。每当我被指派一份额外的有偿工作时,我不会再想:我不确定自己愿不愿意费那个麻烦;而是会想:让我来做吧。

我的意思不是说,每个人都该在六十多的时候抛弃他们的配偶,来给他们日渐衰微的事业注入一点热情。我也不是说每个离婚的人都有望在职业上获得这样的意外好处。有些人被这些痛苦彻底击垮,几乎连勉强去办公室上班都做不到,更不用提感到工作劲头更足了。

相反,这正证明了无聊、金钱和动力这三者之间的联系不是我之前所想的那样。我过去一直认为五十多岁的人感到厌倦的原因很明显——30年做同一件事实在太长了。

可现在我发现,事实比这更复杂。专业人士为了三个原因工作:金钱、地位和对工作本身的兴趣。他们在五十多岁变得懈怠的主要原因,既不是因为他们的脑力在减退,也不是因为工作本身变得太单调乏味,而是不管金钱还是地位都不能像从前那样驱使他们了,而只靠对工作的兴趣并不足以支撑他们继续保持对工作的热情。

如果一个人仅仅是为了其中的乐趣而彻夜工作,处理一桩并购案相关的法务工作,那这个人一定怪到家了。虽然可以说记者工作比公司法工作更有意思,但是也没有有趣到哪怕没有必须做的原因,我也会考虑做着玩。

几乎所有的科学研究都告诉你,金钱不是动力。然而,当你刚刚失去了一笔储蓄,失去了一些你本以为享有的经济保障时,每一笔收入都能成为小小庆祝一下的理由——同样一成不变的工作突然就会像曾经那样,变得充满新鲜感和各种可能性。

译者/许雯佳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