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加班

戒掉加班瘾

凯拉韦:燕子似乎正在归来,不加班成了吹牛的资本

不久前,在一个资深银行家云集的社交场合中,我和6位男士站成了一圈闲聊。我环顾了一下,注意到有5个人都拿着装苏打水的杯子,只有一个人和我一样,接受了穿着燕尾服的服务生端来的冰镇香槟。

我犯了一个错误,对5位男士的节制评论了几句——结果大家围绕1月份不喝酒的风俗开始胡扯一通。过了一会,那位拿着香槟的男士宣称自己戒掉了比酒精难戒得多的东西。

他决心戒掉过度工作的习惯——不只是坚持31天,而是整个余生。他受够了毫无意义的会议,还有晚上11点还在处理邮件的生活。

过去三周,他完成的工作量与平时差不多,但是平均下来每天工作不超过7个小时……其他时间都用来享受生活了。

这没什么特别的。这个再正常不过了——工作会占用掉所有可用的时间。而他的职位已经高到可以自行安排时间表了。

我之所以这么重视这个故事,是因为它或许是我一直在等待的那只燕子。二十年来,拿着高薪的专业人士一直被困在夜以继日地工作的永恒寒冬中——他们不仅把这视为正常现象,而且是了不起的事。

而现在,在一个竞争激烈、人人卖力工作的行业,却出现了这样一个人,他站在这个行业的顶端,但他不以声称自己工作多辛苦来试着使自己在同行眼中更加高大,而是形容他的工作量多小。

这可能是一个大趋势的开端。上世纪三十年代,伯特兰•罗素(Bertrand Russell)和约翰•梅纳德•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都曾预言过这一趋势。虽然等待了很久,但这可能终于要到来了。

去年,我花了数月时间制作了一部关于过度工作的广播纪录片。我四处采访那些选择把所有时间用于工作的人,并且拜访了研究过这种现象的专家。

我的发现跟我的预期大致相同:专业人士长时间工作的原因有4点。

有些人加班是出于竞争压力,或者是为了赶上别人。有些人是因为工作效率低,上班时浪费了太多时间上网,为了完成任务不得不工作到很晚。还有少数一些人是因为热爱工作中的繁忙节奏——这可能比现实生活更轻松而且更令人满足。但是,几乎所有人都至少部分是为了加班可能带来的地位。我们所做的事情造就了我们,我们做的越多,我们就越成功。

不过,在采访作家玛格丽特•赫弗南(Margaret Heffernan)时我有了意想不到的收获。她告诉我,在美国的管理精英圈子中,情况已经开始改变。就像吹嘘你花了多少钱很低级一样,如今吹嘘你每天工作多长时间也开始变得庸俗了。

她声称,现在已经出现了一批先驱者,他们所夸口的事情,正是我遇到的那位银行家所夸耀的。工作时间短意味着地位高。

当时我喜欢她的理论,但我并没看到这种情况属实的任何迹象。相反,我看到了我家孩子的一些朋友身上的情况。他们在咨询和法律领域开始了职业生涯,他们似乎不仅工作时间更长了,而且他们看不起那些6点下班的人。但是现在我在想赫弗南是否可能是对的。

多年来,瑞典(一个从不崇尚过度工作的国家)的雇主一直在实验六小时工作制。有迹象表明,有工作狂情结的盎格鲁-撒克逊人正在以认可的态度、而非带着优越感来关注着他们的进展。不久前《独立报》(The Independent)开展了一项在线调查,询问如果英国进行类似实验是否会使大家工作效率更高、心情更愉悦。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