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美关系

中美争议焦点从汇率转向产能过剩

多年以来,人民币汇率一直是美国的主要关切。但在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即将举行之际,有迹象表明,人民币问题已经被中国工业产能过剩的问题取代了。

多年来,对汇率的关切曾是美国经济政策制定者访华时的首要议程。但在奥巴马政府经济团队筹划下周的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本次对话将是奥巴马政府参与的最后一场)之际,有迹象表明,人民币问题被新的担忧取代了。

美国官员一直对中国工业产能过剩以及钢铁业和其他重工业刹不住车的产量表示忧虑——中国政府已承诺要控制住这些国企主导行业的产量。

最近,在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举办的一场为下周的美中对话提供导览的“预览会”上,美国财政部负责国际事务的副部长纳森•希茨(Nathan Sheets)呼吁中国让其工业领域“更好地反映产能以及全球需求状况”。

他在会上称:“对于全球经济以及美国经济而言,这个问题很重要,我们希望在北京……在这个问题上取得一些进展。”

外界一直认为,中国钢铁行业的长期产能过剩,是导致国际市场上廉价出口钢产品大幅增加的原因。廉价进口钢产品已导致很多欧美钢铁厂破产。

作为回应,欧盟(EU)一直面临压力,不要赋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如果赋予市场经济地位,以涉嫌倾销为由起诉中国企业的难度会加大。与此同时,在华盛顿,奥巴马政府已为禁止进口中国钢产品铺平道路,这是对中国企业涉嫌对位于匹兹堡的美国钢铁公司(US Steel)发动网络间谍活动的报复。

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周四在北京的一次会议上表示:“要根据WTO的原则来解决我们之间的贸易争端……反对滥用贸易救济措施。”

中国央行(PBoC)称,要在确定人民币汇率方面转向让市场发挥更大作用(多年来美国和其他国家一直主张中国这样做)。在这方面,希茨对中国政府的掌控能力感到乐观。

他表示,中国政府有能力实现这个目标。“坦率地讲,过去6个月左右,我们观察中国在管理人民币汇率方面的作为时所看到的情况就是如此。”

关切依然存在——今年4月,美国财政部在新的汇率操纵国观察名单中将中国列入其中。但美国现任及前任高官都认为,中国在汇率上的“总体轨迹”是积极的。这与去年夏季的焦虑相去甚远,当时中国政府发布了一项政策,结果引发全球金融市场动荡。

在去年于华盛顿举行的战略和经济对话中,双方承诺“就战略性经济问题保持坦诚沟通”。6个月后,随着中国的股市和汇市陷入动荡,对话渠道中断了。一位参与对话的人士表示:“那一周,中方官员干脆拔掉了他们的电话线。”

当沟通恢复的时候,中方官员向美方保证,他们依然致力于结构性经济改革,不会搞竞争性货币贬值。美国官员似乎愿意相信他们。

2009-13年曾担任美国财政部驻华经济与金融特使的杜大伟(David Dollar)表示,人民币这个一度具有象征意义的问题,“如今变成了美中之间一个不那么重要的问题”。

这种转变在很大程度上是过去十年人民币兑美元和其他主要货币汇率大幅升值推动的——人民币已经升值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其他机构认为的合理水平。

美国也承认,人民币承受的压力受到资本外流、对中国经济的担忧以及人民币价值被压低的推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