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科技

智能技术正让我们越来越傻?

凯拉韦:当提醒人们拉上裤链的智能技术都找到了商业模式,我们也成了一群盲目崇拜科技的“乌合之众”。

20年前,我被告知如果我再不好好清洁牙齿我将很快连一颗牙都不剩。自那以后我成了一名牙刷、牙线及三种不同尺寸牙间刷的使用达人——这定能使我成为智能牙刷领军者——欧乐B(Oral-B)Genius 9000的理想客户。

使用这款牙刷,你必须把手机固定在卫生间的镜子上,高度与嘴巴齐平,这样手机的摄像头才能在“28天的除斑之旅”中追踪你。

在我刷牙时,屏幕会显示我口中正被清洁的部位。这也许挺智能,只是我本来就知道答案。它计算我刷牙的时间(我的电动牙刷也能胜任),而当它向我播报(不正确地)天气及时事时,则令我不能专心刷牙。

“太棒了!”我刷完牙后它称赞道。同样,这也许挺好,只是我是一个成年人,因此已无需欢庆刷完了自己的牙。

我刷牙的数据被如实记录,用来和以后每次刷牙做对比——日常口腔保洁由此变成了一个有趣的自我比赛。我不会再用这个应用程序。每天我花在清洁牙齿上的5分钟,是相对安静的、脱离手机的一段时间。我要继续保持下去。

然而这支智能牙刷的成功几乎已成定局,就像前几代产品一样。据宝洁(Procter & Gamble)称,已有25万人使用欧乐B应用程序,显然相信蓝牙能导致白牙。

让人们倾心的不仅是智能牙刷。一位朋友欢天喜地地告诉我,她的智能盆底肌训练器Elvie——自称“你最私密的教练”——是如何改变了她的生活。当你锻炼时,配套的手机应用程序会指导你怎么做,还能让你在线和朋友们比赛。Fitbit和Jawbone已经让一半人竞相暴走,令人不胜其烦。欧乐B和Elvie又更进一步。

文雅一点但同样令人费解的是智能晾衣夹,这也许是史上最无聊的智能小物件。Peggy,正由联合利华(Unilever)在澳大利亚测试,是一个塑料衣夹,内含一个温度计和一个湿度计,能够给你的手机发送信息说:“嗨,露西,乌云要来了,让我们明天晒衣服吧。”

这家公司冠冕堂皇地自诩说Peggy将会使父母们多花些时间陪孩子。这毫无道理,因为使父母们不能陪孩子的主要原因不是在雨天收衣服——而是总盯着他们的智能手机看。

表面上看,较有前景的是智能雨伞和智能钱包,为免你将它们遗失,每次它们远离你手机时都会提醒你。但这听起来非常麻烦——每当你把雨伞放在自家的前门,走到沙发坐下,你的手机就会告诉你,你的伞没在监控范围。

最不讨人喜欢的“进步”当属智能卫生棉条。这是一片普通的、接有一根电线的卫生棉条,这根电线与一个别在你内裤上的传感器相连。每当传感器认为到换卫生棉条的时间了,就会通知你的手机。我很难想象为何有人会愿意将自身这么连线,而且不论如何,这都没有必要。女人们已经有两个办法知道什么时候换卫生棉条:看看表,感觉一下。

对物联网越了解,我越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虚幻的世界。我刚看了一个制作精良的视频,关于一个叫NotiFly的“隐形用户界面”,据说当你没拉上裤子拉链时它会提醒你,我原以为这是恶搞。但却在片尾字幕看到了埃森哲互动数字营销(Accenture Interactive)的名字——他们并非以搞笑闻名。

智能技术的炫目发展既易于理解又令人莫名其妙。产品供给的日益增长并不足为奇。厂商制造智能产品因为它们有能力生产。所需的技术已经存在。而且很廉价。而且多亏Kickstarter等众筹平台,使其不乏乐意为之投资的冤大头。

而人们对这些产品的需求却仍不明朗。市场已向我们提供了消费者不理性的最有力证明,那就是人们总爱在那些没有用和无谓的东西上多花钱。

如果我们想要这样的智能设备那我们一定是傻瓜。还不止于此:智能技术正让我们越来越傻。假如我们无需再记着拉上裤子拉链,或在晾衣服之前先看看天,还有假如我们最爱聊的是谁走路/刷牙/收缩的时间最长,那么更急需锻炼的很快就会是我们的脑子,而不是我们的盆底肌。

译者/偲言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