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乐尚街

怎么才能成为整行李达人?

FT时装编辑乔•埃利森:我每年有近四个月奔波在世界各地,尽管有装行李达人指点,总还是免不了犯各种错误。

你们可能觉得我肯定是收拾行李箱的老手了。我当了三年时装编辑,每年近四个月风尘仆仆奔波于世界各地,应是准备行囊的行家里手:能即刻备好随身行李,立马投入工作的“大拿”。

非也。我至今仍无法收拾妥当自己的行囊。不管是工作还是休闲,我总是“丢三落四”。抵达目的地后,发现自己带的鞋在旅途中不知怎么就变得不合脚了,于是只得把所有与之搭配的行头都忍痛割爱掉;白衬衫这类穿了10分钟就得熨烫的衣服我不是多带就是没带。我带了罗纹针织上衣,却忘了“相得益彰”的内衣。该死的,我总是忘带必备行头,如睡衣、牙膏或是每天都要用的焗油膏(抹了它,不至于象布赖恩•梅(Brian May)的乐队队员的头发模样)。

我没有备足所需要的行头,相反,抵达目的地后,总是发现无用的东西带得太多。一出差,自己就会不由自主、无可救药地幻想着憧憬中的而非真实的生活:每天需要散步(超过20步),因此需要准备些舒适衣服。而与之相反的是,我装了一大堆超高跟鞋以及怪异的时尚潮装(让我颇为另类与不自在)。尽管出行前自己会再仔细研究出差地的天气,但所带衣服似乎总是牛头不对马嘴:赴巴黎女装周时,巴黎的天气燥热气闷,自己却拿了厚实风衣与粗花呢短上衣;去阴雨绵绵的爱尔兰西部城市戈尔韦(Galway)出差时,我却没带防雨外套。

但我会吃一堑长一智。我如今理解为何时装编辑都爱穿黑色了。黑色是“百搭”,而且没人知道自己一个月天天穿的都是同一件衣服。如今出差,我总会带上运动鞋、深蓝色运动衣以及阔腿牛仔装(boyfriend jeans)。我最终也承认:与老公(20年没换)度假时,自己从未穿过所带的花哨潮装(以防晚上应酬)。也许我会为运动鞋另带一双踩脚袜(footsie socks)或是带一包新潮的Sunspel内裤。那么我会带上圣洛兰(Saint Laurent)70年代风格、宽松灯笼袖与派酥领(piecrust collar)的真丝绉民间款裙子吗?算了吧,这种情况肯定不会发生。

但是,与《小子难缠》(The Karate Kid)里的空手道小孩一样,我的打包“修炼”依然任重道远。每次步入机场,耳边老是闺蜜兼同行、时尚女魔头莎拉•哈里斯(Sarah Harris)的诤诤良言。萨拉就好比《小子难缠》里的东方武术大师Mr. Miyagi,她是准备行装的“大师”:每次出行只拿件手提行李;每次行程都精心准备,但事无巨细。她回忆格蕾丝•凯丽(Grace Kelly)在影片《后窗》(Rear Window)中饰演的那位极度优雅的社交名媛,竟然能把全部行头装入13英寸宽的Mark Cross迷你手提包内。萨拉会无私地分享打点行装的心得。“当然,参加时装发布会,你只能带一双鞋。”我们在商务座坐定后她会这样说道:“每次穿衬衫时,里面穿件T恤,这样第二天的衣服就有了。”她曾这样声称道。我从此以后对她的“圣旨”言听计从。

有一次,我在处理因为穿了某季新鞋,脚上磨出的大水泡时,萨拉质问我为何“没有预先穿它在家里转悠,把这个水泡提前在家里处理好?”如此质疑,与其说是咄咄逼人,倒不如说是令人难以置信。很显然,每个人都得在业余时间预先筹划好这些事。

出差只带个手提包,那是“超人”。对于准备行李箱有超凡能力的人,我都是佩服得五体投地。顺便说一下,我指的并非那些匆忙之中胡乱塞一些行装的“理工男”:他们会发现自己住在科罗拉多邓顿(Dunton, Colorado)的半山腰冻得瑟瑟发抖,脚上穿着一双穿坏的Birkenstocks凉鞋,身上则披着厚实浴袍。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