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剃刀边缘

大词、官脸及喧嚣的虫子

老愚:官场上的人脸上轻易不露笑容,面对上司时,油然而生笨笨的怯笑;面对下属时,故作的谦和里有狰狞作底。

【大词】我最早是从一个中美混血儿嘴里听到这个词的,当时吃了一惊。他在委婉地讽刺中国人话语中的某种习气,简而言之,便是那种装腔作势的空洞。从官场用语、官媒腔调、大街标语、单位文宣到聊天谈话,无处不充满大而无当的词语。身处其间的大多数人,未必会有强烈的不适感。来自异域的,几乎瞬间就会产生强反应。

昨天,《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宣称:一枚东风导弹可灭一国。网友调侃道:“叼飞盘我只服胡编。”还有人批曰:军国主义分子胡锡进。胡总这句话用的即是大词矣。

大词,究其实质,就是无话之话,它没有任何含义,若出自官方,仅仅用来虚张声势,制造一个貌似庄严的语义场,以之遮蔽现实,压制对真问题的探讨;若出自个人,则可表明发语者癫狂、贫瘠的精神状况。

比如在饭馆听到的以下对话:

甲:你在单位服不服一把手管?

乙:他管不了我。

甲:你不是党员,也不是干部?

乙:对。本人加入的是民主党派。

甲:那也得服从共产党管理啊!现在党要领导一切。

乙:呵呵。那就被管吧。

【官脸】官场上的人脸上挂相,大凡觉得自己是个人物的,眼光高傲而强硬,腮帮子上的肉翘楚般隆起,昂首挺胸,一副我主沉浮的自矜。脸上轻易不露笑容,面对上司时,油然而生笨笨的怯笑;面对下属时,故作的谦和里有狰狞作底。

【喧嚣的虫子】最近,学者易中天坦白,自己不敢批评政府,但做人有底线,捧臭脚的话不说。上访户贴心人、政治学者于建嵘则宣称,决意退隐江湖,与黑暗比命。两位口碑上佳的文人的这番剖白,可谓是维稳高压下大部分正直知识分子的心态标本,他们不作恶,不助纣为虐。

每个有良知的人都面临一场大考:是做一个殉道者还是向这个时代投降?唯一的非暴力殉道者,已经死去。对绝大多数知识分子而言,那并非一个明智的榜样,尽管他完成了道德上的自我实现。和平改良有赖于统治者的善意,若无此意,对峙甚至流血是不可避免的。明智者都不愿意做黎明前的牺牲者,而没有一定的牺牲甚至是惨烈的牺牲,曙光是不会自动降临的。无数识趣的聪明人正成为这个荒诞时代的弄潮儿,而越来越多的人成为了看客,越来越多的人成为了沉默者。大家都明白一个道理:知道未来的结局并不值得骄傲,重要的是不能倒在黎明前。你看不见那一天了,再有洞察力,又有什么意义!在强力碾压下,常识和公理的持有者被迫缄默。因而中国思想界将有一段漫长的僵持期,喧嚣的虫子将占据高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作者的专栏结集《暮色四合》已经出版,敬请关注。责编邮箱bo.liu@ftchinese.com)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