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韩国

延续“平昌和平窗口期”:从六方博弈到三国协调

王鹏:若韩国能拉拢中朝,以自身为中心打造一个三边协调的多轨道、多层面长效机制,将能重建东北亚共同安全新格局。

然而,危险之下也往往暗伏转机——就看决策者如何利用。如果暂时抛开美-朝-韩三边框架,而把视角锁定于东北亚陆地区(East Asian Continental Region),我们就不难看到,在韩-朝-中三国的互动中,韩国正处于前所未有的有利地位和主动态势——中、朝都有求于韩。

一方面,朝鲜在连续核试爆、导弹试射之后,在技术可靠性和射程上已经取得了长足进步,故对美日已初步具备一定威慑力。但朝鲜为之也付出了高昂的代价:随着国际社会制裁的加强,其经济与军事潜力正在经受考验。更重要的是,朝鲜弹道导弹技术的进展已经将其与美国的“摊牌时刻”大为提前,而朝鲜拥核的目的并不在于“在实战中打败美国”,而是“在战前吓阻进攻”,因此平壤在这个临界点上保持战略弹性是理性的。上述原因共同促成朝鲜在年初向国际社会抛出橄榄枝,而在此过程中起到桥梁作用的正是韩国。对朝鲜而言,韩国不仅是其与外界联络、释放善意与灵活性的(唯一)可信通道,同时也是在危急时刻遏止美国动武决心的“救命稻草”。

另一方面,中国也有求于韩。自朝鲜最高领导人上任五年来,中朝两国作为名义上的“盟友”(中朝条约有效期至少到2021年)、中朝两党作为“兄弟政党”,至今仍未实现元首/党首互访。这在两国关系史上是未有先例的。随着中国严格落实联合国相关决议,中朝关系更急剧恶化。这一趋势似乎已被最近中朝几次党际交往和外交互动所验证。中朝两国两党间的互信和交往层级很可能正处于历史的最低点。

大约两周前,在上海的一次由察哈尔学会主办的中韩政要、学者恳谈会上,来访的韩国国会议员对中方代表提出一个请求:“9号冬奥会开幕。8号朝鲜要阅兵。我们韩国很担心这次阅兵会对冬奥会产生不利影响。你们中国可否帮忙,劝一劝朝鲜取消或者延迟阅兵?”中方诚恳而遗憾地表示:“议员先生恐怕真的高估了我们对朝鲜的影响力。”

上述由笔者所亲身经历的案例似乎给我们以下启示:

第一,韩国对中国在半岛事务上发挥正面作用是有明显需求和期待的。

第二,然而现在的情形是,在与朝鲜沟通、对话方面,北京可能还不如首尔。换言之,要对朝鲜发挥外交影响,北京可能还需借重于首尔,即中国对韩国有需求。

第三,正因为当前韩国与中、朝都能说上话,同时中朝关系处于暂时性的低谷,因而给韩国在三边框架中扮演中间人,甚至更为主导性的角色提供了难得的战略窗口。

第四,韩国可能因为还没有未认识到上述第二、三点,故尚未找到“使用中国”的正确方式。

“中国牌”无可替代的价值与正确使用方式

如前所述,在对朝外交方面,当前中国面临暂时性困境,其影响力恐怕还不如韩国。那么,我们据此就可以推导出“中国无用”么?其实不然。

第一,正如前文所指出的,中国在确保半岛“不战不乱”与“无核”这两个核心目标上与韩国高度一致。

第二,尤其是在确保“不战不乱”,即遏止美国动武决心方面,中国实际发挥的作用也是韩国需要且无可替代的。换言之,如果中国明确表示欢迎或者不反对美军动武,那么文总统此前有关“我若不同意则谁也无法在半岛发动战争”的政策宣示,在国际社会(包括朝鲜)的可信度恐将有所下降。可见,中韩两国在确保半岛“不战不乱”这一共同利益上存在较大空间,提升相互协作水平。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