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手机

放下手机,谈谈人生

如何真正让科技为我所用,而不是成为社交媒体的奴隶,整天手机不离手?作家、企业高管和学者们各有各的高招。

在数字时代如何更好地生活和工作?

阿梅里卡斯•里德(Americus Reed),沃顿商学院(Wharton School of Business)营销学教授

社交媒体可能让你丧失人情味,如果你不加以控制的话。我通常每天使用一次社交媒体,我也使用其他在线工具在多个平台间发消息。我有目的地使用社交媒体——不仅仅是为了我头脑中偶然兴起的奇思妙想,也是为了表达与我的职业兴趣和目标、以及我自己独特的个性相关的想法。

把它当作一种最喜欢的淘气玩具——我意识到自己真的喜欢它,但是玩太多终究会对我有害。

格兰特•里德(Grant Reid),Mars首席执行官

科技造就了前所未有的全球联接、全球思维和全球业务。这可能会让员工越来越难以从工作中抽身。对个人、并最终对企业而言,永远“在线”是不可持续的。绩效将受到影响。

人们需要保持平衡,需要有机会休整。即便是米开朗基罗也需要知道何时该把凿子放下。身为领导人所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以身作则,并创造一种其他人可以仿效的氛围。我会放下工作,与家人共度美好时光。我也热爱武术,并留出时间练习,这会让我的身体有活力、精神有韧性。

拉娜•福鲁哈尔(Rana Foroohar),英国《金融时报》全球商业专栏作家

看书,尤其是小说。书籍会迫使你放慢节奏,看小说的话,还会让你从更感性的角度看待事物。我们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都在使用主管分析的左脑,经常让它处于高速运转状态。但我发现,我的许多最棒、最有创意的点子都是在我处于一个比较安静的空间时想到的。

我认识的许多精明的商人,尤其是那些真正关注大局、而非时刻变动的趋势的金融家们,也都告诉了我同样的事情。我一般会同时阅读小说和非小说类作品。

最近我在看罗欣顿•米斯特里(Rohinton Mistry)的《微妙的平衡》(A Fine Balance),这是关于1970年代印度的一本很棒的小说。我同时在读《向伯利恒跋涉》(Slouching Towards Bethlehem),这是1960年代琼•狄迪恩(joan didion)所写的关于加利福尼亚的散文集——在某些方面,那个年代有着我们当今极端政治的怪异影子。

琳达•格拉顿(Lynda Gratton),伦敦商学院(London Business School)组织行为学领域的管理实践教授

我们不仅要工作到70多岁,而且我们还将在一个与现在截然不同的环境中工作。我们现在拥有的技能不一定是我们将来需要的技能。

为应付这种局面,我的建议是花时间去学习新东西。用每天的零散时间就可以做到。从阅读英国《金融时报》,到计划休假去学习一项全新的技能,什么都可以。

但这需要计划,所以你得有条理地安排好。每个人都需要思考科技将如何改变我们的工作:它可能会消除简单的任务,帮助我们更好地处理较为复杂的事务,但我们要做好准备。

琳达•格拉顿是《百岁人生》(The 100-Year Life)的作者之一

迈克尔•斯卡平克(Michael Skapinker),英国《金融时报》商业与社会专栏作家

我很早就进入了在线世界。大约20年前,在一个乏味的超市里购物时,我看到一张桌子,工作人员邀请顾客办理在家购物业务。我登记了,收到了一张CD-Rom,成为了首批在线消费者之一。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