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文物

西方博物馆应归还抢掠文物

斯蒂芬斯:法国总统马克龙希望把当年被掠夺的文物归还给法国的前非洲殖民地。如果法国这样做了,其他国家或许不得不效仿。

世界各大知名博物馆的馆长和理事们正陷于焦虑状态。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希望把当年被掠夺的文物归还给法国的前非洲殖民地。这位法国总统引发了巨大的社会共鸣,他宣告欧洲的殖民罪行是一段“需要翻过的历史”。而如果法国这样做了,其他国家或许不得不效仿。

这并非一种新的主张。大英博物馆(British Museum)、卢浮宫(Louvre)、柏林博物馆岛(Museum Island)以及更遥远的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收集的大量藏品,长期以来一直既是争议之源,也是知识源泉。几十年来,希腊政府一直在争取收回帕台农神庙浮雕(Parthenon frieze),埃及政府一直在争取收回娜芙蒂蒂胸像(Nefertiti Bust)。但事情正在出现转机。随着历史对欧洲帝国的评价失去一些玫瑰色彩,要求归还殖民掠夺者所抢文物的呼声更难抵制了。

本月,伦敦的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V&A)展出了英国军队在1868年马格达拉之战(Battle of Magdala)后抢掠的战利品。那里属于埃塞俄比亚的前身阿比西尼亚(Abyssinia)。如今的埃塞俄比亚政府想要收回殖民者从战败的皇帝特沃德罗斯二世(Tewodros II)手中抢走的精美文物,包括令人惊叹的金冠和圣杯、皇室珠宝和宗教法衣。

V&A拒绝归还。为什么呢?历史似乎是一把双刃剑。比如,没人会站出来反对把二战期间德军在欧洲抢掠的财富物归原主。但一个世纪前非洲被抢掠的财富怎么处理?显然,特沃德罗斯二世的珍宝是正当的战利品。

马克龙的计划似乎正是为了应对此类情况而精心设计。他表示,非洲的文化遗产“不能成为欧洲博物馆的囚徒”。他已任命两名专家来制定一项计划。如果幸运的话,他们的提议将提升世界各地博物馆面对的标杆。至少,这项倡议应该给这些机构带来道德压力,督促它们更仔细地查验自家的藏品。

这些知名博物馆保留藏品的主张很有说服力。它们是真正神奇的场所,有着巨大的价值。人类的文化遗产穿越时空,被这些“百科全书式”机构收集、研究,并且让人欣赏。不同的文化并排陈列,印度文明、波斯文明、古希腊文明、西非王国文明汇聚一堂。来自不同时代和地区的传统、习俗和技能相互启迪。

这种普世主义认为(我认为没错),人类的文化遗产不能按照地图上的国界——往往由帝国主义列强在撤退时武断划定——被整洁地打包归类。百科全书式博物馆是宝贵的公共物品、公共场所,在不受狭隘的民族主义和冲突的影响下,教我们身临其境地感受人文学科的魅力。

在许多情况下,它们的藏品可以说是正当获得的。当年,考古发掘与地方当局分享“发现物”是常见的做法。厘清所有权并非总是可能做到。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艺术一直跟随实力——胜利者获得战利品。殖民主义者进行的某些交易无疑是见不得人的,但是要把当今的道德标准应用于几个世纪前的交易也是极其棘手的。

然而,这些理由往往被过度渲染,超出了合情合理的范畴。没有人(尤其是马克龙)认为卢浮宫和大英博物馆的陈列室应该被清空,每件藏品都被退回来源地。并非每件文物都能回到自己的故乡。重要的一点是,应该在百科全书式博物馆的主张与文物被掠夺的人民的权利之间进行权衡。在欢呼普世主义的同时,欧洲人也珍视各自的民族历史(这可以理解)。前殖民地也有权追溯自己的历史。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