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艺术品

让非洲劫掠艺术品“回家”

达利:法国总统马克龙承诺归还当初从非洲劫掠的艺术品,由此带来的舆论道德压力将对其他地区产生影响。

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去年访问布基纳法索时,承诺归还当初从非洲劫掠的艺术品。这位法国总统表示,他将启动返还法国公共藏品中的非洲艺术和手工艺品的程序,以此作为重建法国与曾经的殖民地之间关系的努力的一部分。“欧洲殖民活动的罪恶是不容置疑的,”他表示,“这段历史需要翻篇儿了。”

仅仅数月后,马克龙跟进了他的诺言,任命了塞内加尔经济学家费尔瓦恩•萨尔(Felwine Sarr)和法国艺术史学家本尼迪克特•萨瓦(Bénédicte Savoy)为独立专家,来草拟一套如何执行的建议。

这是一项非常重要的举动。当二人于11月发表报告时,一场通常在博物馆内部进行的闭门谈话将首次进入公共视野。每一个拥有人种志藏品的西方博物馆都将密切关注。虽然法国制定的准则在其他国家可能不具备法律效力,但舆论的道德压力将对其他地区产生影响。

近来的多位法国总统都与该国的博物馆有密切联系:乔治•蓬皮杜(Georges Pompidou)在上世纪70年代创建了具有开创性的蓬皮杜中心(Pompidou Centre);他的继任者瓦莱里•吉斯卡尔•德斯坦(Valéry Giscard d'Estaing)主持成立了奥塞博物馆(Musée d’Orsay);弗朗索瓦•密特朗(François Mitterrand)安排了卢浮宫(the Louvre)扩建。雅克•希拉克(Jacques Chirac)对非欧洲艺术兴趣浓厚。正是他高质量的私人收藏、以及将人种志艺术介绍给公众的抱负,促成了2006年法国伟大的凯布朗利博物馆(Quai Branly Museum)的诞生。该馆藏有无数件非洲和亚欧艺术珍品,而如今该馆——以马克龙的意图来看,或许讽刺的是——还把希拉克的名字加入了馆名中。

凯布朗利-雅克•希拉克博物馆(Quai Branly-Jacques Chirac Museum)的馆长斯特凡纳•马丁(Stéphane Martin)过去曾经向媒体表示,他无意成为“道歉博物馆”。曾经坚决反对返还艺术品的他,近来谨慎地站在了马克龙这一边——尽管他更倾向于长期贷款项目而非把艺术品全部返还。

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是,这些艺术品重返原产国后能在哪里找到安全的家。很少有非洲博物馆可以达到西方博物馆的保存标准,马克龙的附加说明——法国将为这些艺术品的返还“设定条件”——被一些人认为具有争议或居高临下。

加州的艺术史学家西尔维斯特•奥库诺杜•奥贝希(Sylvester Okwunodu Ogbechie)向artnet新闻(artnet News)表示,“认为法国对一个地方是否达到安全地保管这些艺术品的条件拥有最终话语权,是傲慢的错误”。

萨尔先生和萨瓦教授接手的是一块烫手山芋。为藏于原产国之外的文物的归还制定规则书,涉及错综复杂的伦理、法律和现实操作问题。不过二人或许有能力迎接挑战。

博学之士萨尔现年45岁,身兼学者、经济学家、小说家、出版人、音乐家等多个头衔。同样45岁的萨瓦教授是一位直言不讳的艺术史学家,去年7月,为了抗议柏林洪堡论坛(Humboldt Forum)对来自非洲和其他地区的艺术品的出处不够重视,她辞去了在该机构的职务。

“我想知道每件艺术品沾了多少鲜血。”她去年对《南德意志报》(Süddeutsche Zeitung)表示。

除了戏剧性的修辞外,萨瓦教授的评论突显了一些重要问题:西方博物馆收藏了无数艺术品,几乎每一件都必须单独评估。其中一些获得途径为捐赠、遗赠或合法购买的艺术品,可能被判定为干净的艺术品。然而,另一些则是臭名昭著的战利品。大英博物馆(British Museum)中收藏着很多华丽的青铜器——都是英国军队1897年从贝宁城劫掠的。其中一些青铜器已经被出售,现在收藏在欧洲和北美洲各地的博物馆里——但仍然不干净。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