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国经济

最大的扭曲

朱宁:大量优秀的中国天才流入和商业更紧密相关的领域;人力资本扭曲影响,可能更甚于土地和资本这类传统生产要素的扭曲,

最近美国对于中兴通信的处罚给整个中国芯片行业乃至科技行业都带来了一波不小的震动。全国上下在对国内科技行业进一步发展提出各种各样的意见建议的同时,也不约而同地希望了解为什么中国在一些核心科学技术领域的研究开发没能取得更大的成绩和突破。

在一些讨论之后,大量意见表明,科研领域,尤其是基础学科领域的科学研究的落后,很大程度和这些领域人才的缺失,有着紧密的关系。一方面,中国本科生在升学就业时对于就业前景和毕业后收入的强调,引导大量优秀的中国天才流入和商业更紧密相关的领域,而忽略有长期成果和社会意义的科学研究领域。

另外一方面,由于科研机构和科研人员考评体系的原因,和生活中现实收入水平和生活质量的影响,即使是那些已经决定投身科研的工作人员,也在工作中不可避免地受到现实生活的压力和外界世界的吸引和诱惑,难以真正潜心于短期经济收益有限,而有可能产生颠覆性科技的基础性研究。

这种观点不由地让笔者联想到回国几年后在全国几所顶尖高校授课研究的经历。我在和同学接触时的一个强烈和持续的感受是,北京上海本地同学和非本地同学对于职业规划存在着重大的差异。虽然在求学期间,同为财经专业的同学,无论本地同学还是非本地同学,都表示出多元的兴趣爱好和发展方向,但时至毕业,就业的倾向和选择却非常不同。

北京上海本地同学的就业方向往往比较多样,从政府机关,国有企业,到大众创业,公益活动,不一而足。相对而言,但外地同学的选择却相对简单和一致,无非政府机关,或者投资银行。

诺奖得主加里贝克尔曾经试图用经济分析的思路来看待很多人类日常生活中诸如教育,就业,婚姻,退休乃至违法犯罪等普遍行为,认为很多看似随机的人类行为,背后其实往往都有明确和深刻的经济分析。

外地同学选择政府机关和国有企业,看来很好理解。这些工作选择无疑可以解决毕业生进入大城市就业市场的硬性限制的问题,以便于他们可以在今后以不受价格管制的市场薪酬进入职业市场。投资银行,尤其是外资投资银行,则因其国际化的文化和多元化的职业发展路径,一直也都是国内财经领域在校学生的重要选择之一,因此也并不让人吃惊。

而真正让我有些意外的,是我曾经教过的几个外地同学,在求学阶段都进行了非常有趣的创业活动和公益事业活动,并且在求学期间表达了终生为其理念而奋斗和精神。但等到真的到了毕业季节,他们却都毫无悬念地选择了加入外资投行在香港和新加坡的办公室工作。临毕业前,一个同学更是明确地向我表示,“创业的心情其实还有,但短期结婚生子,买房养家的现实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在最近全社会讨论中国科研创新的瓶颈的时候,让这一席话倏然又跃上了我的心头。

确实是啊,如果即使是对于财经专业这些毕业后平均收入水平在同龄人中可能最高的群体来说,买房养家的压力都大到足以改变他们的职业发展轨迹的话,我真的很难想象对于广大学习工程乃至基础科学学科的同学们,收入差异和现实压力对于职业选择又会产生多么大的影响啊!对这些同学来说,坚守自己的专业研究,长期不计得失的奋战在科研第一线,又是多么可望不可及的美好理想呢?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