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美贸易战

“特里芬”难题的三个伪命题

陈建奇、张原:如何从深层次理解美元国际地位与“特里芬”难题,是理解美元命运的关键,也是理解当前中美贸易失衡的重要内容。

今年以来,中美经贸摩擦引发社会广泛关注。特朗普单边挑起贸易保护主义,直接原因是中美货物贸易不平衡,但中美在经济发展阶段、产业结构及比较优势等方面互补性大于竞争性,中美贸易失衡有其内在的客观性,外部失衡在全球价值链的背景下日趋复杂,不能简单将外部失衡归结于双边的问题。

对此,有不少评论认为,美国贸易失衡是必然的,因为美元国际地位的维持客观上要求美国贸易逆差以源源不断输出美元,否则全球经济就将面临美元荒的问题,这就是热议的“特里芬”难题的翻版。然而,如何从深层次理解美元国际地位与“特里芬”难题,这是理解美元命运的关键,也是理解当前中美贸易失衡的重要内容,特别是人民币未来也希望国际化,如果这个所谓的难题无法破解,那么人民币国际化的出路何在?本文将着力讨论上述问题,避免对相关问题出现战略误判。

伪命题一:将贸易逆差归咎于“特里芬”难题

“特里芬”难题的分析,必须追溯到理论观点提出的背景及原始阐述,而不能道听途说。“特里芬”难题的观点是1959年特里芬(Triffin)在华盛顿第87届国会经济联合委员会发表演讲时提出来的,他指出,作为储备货币发行国,只有当美国向海外投放的美元数量超过其经常帐户顺差部分,才能避免国际流动性短缺。然而,美国经不起自身净储备地位无尽头的退化,如果持续发展下去,其他国家的美元外汇储备必然超过美国黄金储备,促使外国对美元的信心下降,其他国家将要求把大量美元兑换为黄金,此时美国就会面对艰难的调整。但是,美国无论采用什么样的政策去重新调整其国际收支和抑制黄金外流,一旦成功,不可避免的是它对解决国际流动性问题的贡献从此终止。另一方面,如果失败了,那么就促使外国要求大规模地清偿它们所拥有的未兑换的美元储备资产,可能触发一场国际金融恐慌。阿尔曼(Altman)在1961年首次将上述观点称为“特里芬”难题。

特里芬提出“特里芬”难题有两个重要背景,一是美元与黄金挂钩。美元稳定性取决于美国国内黄金储备是否满足美元与黄金的兑换需求。二是美国贸易顺差而不是逆差,在此情形下美国需要资本输出才能满足全球对美元流动性的需求。这与当下讨论的中美贸易失衡问题是存在巨大差异的。一方面,美国当前出现巨大的贸易逆差,有不少专家将这种现象归咎为“特里芬”难题,但“特里芬”难题并没有说美国需要贸易逆差才能支撑美元国际货币的地位,“特里芬”难题提出时美国是贸易顺差,在此背景下美国也没有出现美元荒的问题,表明贸易逆差不是支撑美元国际货币地位的必要条件,“特里芬”难题与贸易逆差是两码事。

另一方面,特里芬提出“特里芬”难题时给出了美国在贸易顺差情况下如何维持美元国际货币地位的方法,即美国当时通过资本输出来解决世界对美元的需求,由此解决美元荒的问题。结合美国二战以后的实践来看,美国确实采取了多种输出美元资本的方法来确保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首先,二战以后美国实施“马歇尔”计划,输出美元是该计划的重要战略目标之一,即援助欧洲解决美国产能过剩问题、构建美欧同盟及输出美元构成了“马歇尔”计划的三大目标。“马歇尔”计划总共输出美元130亿美元,这相当于美国当时国内黄金储备价值的50%以上,超过了美国1950年的出口总额,极大缓解了全球美元荒的问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