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FT大视野

FT大视野:世界新秩序——美国独行

拉赫曼:退出TPP,退出巴黎协定,如今又退出伊核协议……特朗普上台以来的所作所为,体现的不仅仅是“美国优先”,看起来更像是“美国独行”。

美国能够在没有盟友的情况下掌管世界吗?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决定退出为遏制伊朗核野心而煞费苦心构建的一项国际协议,实际上引出的正是这个问题。

美国单方面行使权力是长期以来一直吸引白宫新任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的一种理念。在2000年的一次讲话中,博尔顿表示:“如果今天让我重新打造(联合国)安理会,我会只设立一个常任理事国,因为这样才能真实反映全球的力量分布。”

如今,博尔顿效力的这位美国总统同样也对国际合作持不屑一顾的态度。特朗普让美国退出伊核协议的举动,是对法国、德国及英国领导人亲自发出的请求的拒绝。

退出伊核协议的决定只是特朗普政府奉行激进单边主义的最新及最严重体现。去年6月,特朗普领导美国退出了另一项重大国际协议——《巴黎气候变化协定》。本周,美国已将驻以色列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这一具有浓厚象征意味的举动遭到了美国所有主要盟国的反对。特朗普还对全球贸易体系发起攻击——威胁不仅对中国,还要对日本、加拿大和欧盟等关键盟友加征高额关税。

这些政策体现的不仅仅是“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看起来越来越像“美国独行”(America Alone)。特朗普政府在伊核问题上的立场遭到了伊核协议所有其他签署方(法国、德国、英国、中国、俄罗斯、欧盟)的反对,尽管该决定的确得到了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的支持。同样,特朗普在贸易和气候变化方面的做法也没有得到任何盟友的明确支持。

美国的单边主义将在中东造成直接后果,并将对整个世界产生间接影响。

曾在美国与伊朗的秘密谈判中担任主要角色的奥巴马(Obama)政府官员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认为,德黑兰方面将感到必须对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做出回应,“但并非以一种立即引发危机的方式”。他表示,伊朗方面将尝试采取相对不具挑衅性的措施,例如“加速先进离心机的研发”。

然而,即使是相对谨慎的回应,也将让美国、沙特及以色列国内那些对伊主战派势力增强。美国总统本人可能认为自己的策略只是为了加大对伊施压,从而迫使伊朗做出更大让步。然而,博尔顿等特朗普的关键顾问或许真的希望对伊开战——最终目标是促使伊朗发生政权更迭。在2015年为报纸撰写的一篇关于伊朗的评论文章中,博尔顿主张“只有军事行动……才能达成必要的结果”。

即便不会给中东地区带来新的冲突,撕毁伊核协议的决定也在西方联盟内部造成了严重的分裂。2003年,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选择入侵伊拉克时,美国便与法德两国闹翻。但布什政府在伊拉克问题上仍有多个重要欧洲盟友——包括英国、西班牙、荷兰和波兰。但在伊核问题上,没有欧洲国家明确表示支持美国。

相反,怒火在欧洲静静燃烧。欧洲人讨论了能否通过不理会美国的制裁来继续遵守伊核协议。但这将非常困难,原因直指美国单边实力的核心。美国可以让空客(Airbus)、道达尔(Total)等欧洲企业在美国和伊朗市场之间二选一。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