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新西兰

新西兰不再是硅谷富豪的避难地

曼斯:美国科技富豪们想在新西兰买房置地,以躲避母国穷人暴动,但与其担心革命,不如避免革命,如多交些税。

祈盼革命的理由很多:酷热;拿着护照在希思罗机场排长队;真人秀节目《名人老大哥》(Celebrity Big Brother)最近这期的阵容。我还怀疑,带领一群持草叉的暴徒穿过金丝雀码头(Canary Wharf)是不是重置我电话银行PIN码的最简便方法。

但社会秩序的潜在崩溃还有一大好处。这将让我们有机会目睹硅谷亿万富翁们逃往新西兰的计划能否成功。

几年来,科技幻想家们一直在购买土地和地堡作为“末日保障”。上周,新西兰试图通过禁止外国人购买大部分住宅的方式阻止这种做法,同时为其房地产市场降温。(澳大利亚人和新加坡人因自由贸易协定而获得豁免。)

太迟了:马已脱缰,或者说有了藏身地。PayPal的创始人之一彼得•蒂尔(Peter Thiel)是一名新西兰公民,尽管没有达到通常的标准;他拥有一个477英亩的农场。其他许多硅谷精英也都买好了地产,尽管大多都是普通的度假屋。

那么,好消息是,只要我们能在美国策划一场民众起义,就能见证末日保障的启动。这与其说是巧妙的,不如说是滑稽的。正如迈克•泰森(Mike Tyson)曾说的,“每个人都有一个计划,直到被一拳打到脸上。”

第一点:当美国社会秩序崩溃时,科技精英怎么去新西兰?我敢肯定他们会订私人飞机。但飞行员呢?他们能带上自己的家人吗,或者他们还得飞回混乱之地?有多大可能这些亿万富翁会被留在旧金山的停机坪上,一边还在白费力气地威胁说要给飞行员租赁App一颗星差评?

另一种情况是,在临时总统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的掌控下,美国空军将让这些“生存主义者”没法起飞。那时这些科技大咖就会滞留下来,在新西兰领事馆寻求庇护,就像一群阔绰的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到时候人们将备感惊奇,10亿美元Facebook股票只能换大使馆的一点点空间。

让我们想象一下,世界上最富有的难民们确实逃到了他们在新西兰的地堡。在硅谷吃了十年免费食堂以后,贝尔•格里尔斯(Bear Grylls)可不会建议他们适合从此过上无人照料的生活。第一晚,这些逃亡者可以吃存放的甜豆和饼干。第二晚呢?他们就会叫Deliveroo的外卖。

假设社会崩溃只发生在北美,这样过一阵子没问题。但不久之后,科技大佬的生活方式就会在新西兰激起和在加州一样的怨愤。谁会喜欢一群纳税少、抬高了房价却未能提供合适的就业合同的亿万富翁呢?

科技精英们认为,新西兰是一个共识型社会(consensual society),绝不会因为愤怒就乱来。我建议他们在谷歌上搜索一下“布莱恩•奥德里斯科尔 橄榄球 拦截抱摔”(Brian O’Driscoll rugby spear tackle)。

也许新西兰起初会容忍新来者,但一旦它成为不受欢迎的亿万富翁的避风港,很快就会惹怒其他国家。班农政府将以和委内瑞拉通胀差不多的税率对其征收关税。尽管新西兰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但其在商品上并不像人们所认为的那样自给自足。你不能在绵羊身上查看电子邮件。最后一位躲在新西兰的科技大咖——德国企业家金•德康(Kim Dotcom)——将因盗版指控被引渡到美国。他可能会引领潮流。

或许科技精英们最大的困难将是精神上的。“脱离网络”是一回事。但在整个职业生涯都在试图把人们吸引到社交媒体及智能设备上后,这样做又完全是另一回事了。你会死于认知失调吗?

科技大伽们告诉我们,他们的使命是让人们更靠近彼此。然而关于藏身距美国西海岸6000英里远的地下这个主意,他们真的想清楚了吗?我不确定这一点。我对硅谷精英们的建议是:放弃大逃亡。如果你担心爆发革命,何不试着避免革命发生?比如交些税。这在新西兰并不违法。

译者/偲言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