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剃刀边缘

中国表情与墨菲定律

老愚:一张愁苦的脸足以抵销一百万份“春风拂面”的报纸。前者自然而然,属于中国人真实面相,后者虚假空洞。

一张愁苦的脸足以抵销一百万份“春风拂面”的报纸。前者自然而然,属于中国人的真实面相;后者纯属意识形态制造,虚假空洞。

早起,从车公庄东头走到西头,视野里几乎没有出现一张喜悦的脸庞。

除了脸,还有身形,触目皆是肥硕、歪斜之类,走路摇晃;女的埋头于手机,男的一手操烟,一手摆弄手机。

闲坐街头的老头老太太,少有平和、笃定的,眼神里活动着空虚和无聊。

走路充满了玄机。沉浸于虚拟界的女子埋头而来,你得学会躲避;走在桥上,有顽劣少年从你右侧窄沿飘过,吓你一跳;至于嘀铃铃作响的共享单车,更是左冲右突,出没无常,让你时时惊心。

抬头看天,云舒展自如,好像在嘲笑你没有一对自由的翅膀。

…………

早市收摊前,他准时来到老汉的西红柿板车前,指指地上。

满头白发的主人会心一笑,将那些残损或变质的家伙装进塑料袋,递给这位年近六旬的斯文人。

他只需花费一块五或两块钱,就可以吃到七八个西红柿。“剔除坏的部分,还是好西红柿啊!”他对摊主说。

某韩国品牌面包店。排队缴费的行列里,一位六十来岁的男子,突然排出十块钱纸币,说是想喝一杯拿铁咖啡。众人愕然,因为最便宜的也要二十元。面对有点诧异的服务员,他低声道:门上不是贴着海报,说十块钱喝一杯咖啡吗?

嗷,那是店庆时搞的活动,现在恢复原价了。

他黯然收起夹在指头缝里的纸币,转身出了店铺,跨上那辆脏兮兮的电动车。

…………

在一新疆餐厅吃饭,目睹了不堪的一幕。

大堂里摆放着一张木桌,上面堆满了刚烤出来的馕,旁边盘子里放了一把镊子。

一老者进来,用手捏了捏最上头的一张,问了价钱,盯摊的单臂老汉,戴上塑料手套,拽出下面的一张,包好寄给买主。

没有一句多余的话,甚至也没有眼神勾兑,于静默中,两人合拍完成了一桩交易。

那张被捏过的馕,做成了共谋的牺牲品。

过来一会儿,一中年女人买馕,摊主极其自然地用塑料手套罩住了它,意外的是,买主指着另一摞里一个焦黄的家伙,那张被玷污过的馕只好继续待在山头。

我放慢了吃饭的节奏,想知道它的结局。

不久,蹦蹦跳跳进来一个小女孩,她用好听的嗓音说道:

“爷爷,请给我一个馕。”

单臂摊主看了她一眼,不慌不忙地罩住了它。

“小姑娘,吃完了再来啊。”

“谢谢爷爷。”

这是司空见惯的情景。真实的人性就在其中。

…………

房地产交易大厅。

上百张嘴巴同时喷吐话语。

面前三张嘴巴,一个尖利,一个高亢,一个浑厚,其声音通过话筒放大后撞击耳膜,然后是聆听者正确的反应:是。对。好。

审查员勒令链家经理删除录音。

我只是想记录你说的那些意思——

不行!不许录音录像!

一张既法官又警察的脸,神色严峻,不容置疑不容违抗。

小伙子媚笑着摁住删除键:好,我删了啊。

…………

在生日餐桌上,家人让十岁的表侄讲讲每人的缺点,他蜻蜓点水敷衍了一番,几乎不涉及每个人的真毛病。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