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教育

课外教育的亚当•斯密模式和凯恩斯模式:从“最严禁补令”谈起

李静: “最严禁补令”的出现也许是一个契机,让我们放慢脚步重新检省为孩子教育所做出的安排。教育问题也存在着亚当•斯密模式和凯恩斯模式的效率与资源之辩。

不久前,国务院发布了《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其中包括“坚决禁止应试、超标、超前培训及与招生入学挂钩的行为”,“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等等。该意见被有关媒体称为最严“禁补令”,不光很多上市的教育机构股价很“受伤”,很多老师和家长朋友也不知所措。笔者认为,孩子教育问题有如社会经济发展,也存在着两种发展模式之辩:亚当•斯密模式和凯恩斯模式。

经济学家许小年把中国从1978年的安徽凤阳小岗村农民包产到户开始到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通过提高资源利用效率来驱动经济增长的模式,称为“亚当•斯密模式”,把1990年代中晚期,随着政府对经济的干预越来越强,中国通过增加资源投入来驱动经济增长的模式,称为“凯恩斯模式”。

如果打一个有趣的比方,把每个独立的家庭看作一个“国家”,家长扮演“政府”角色,负责引导孩子教育成长,匹配相关发展资源;孩子扮演“企业”,负责学习各方面技能,积极成长;孩子的教育成果是这个家庭的“经济增长”。那么,到底是采取“亚当•斯密模式”提高效率,还是运用“凯恩斯模式”投入资源,对孩子的教育发展更有帮助?笔者认为,从发展的健康性和可持续性角度看,效率提高应是首位 。

受限于户籍身份、学区房和家庭社会人脉关系,大多数父母很难在国家法定的强制性义务教育的机构和内容选择上有话语权。但在孩子课外教育内容和机构上,父母在其经济条件能承受的范围内,是有着充分自主权的。合适的课外教育既能对学校义务教育起到有益的补充作用,也能成为父母在家庭教育中拓展孩子知识技能和心智发展的好帮手。然而该给予孩子怎样的课外教育,选择怎样的校外培训机构来辅助完成,是父母必须关注的问题。

笔者曾写过《如何为孩子选择合适的培训机构?》(家长准备篇机构考察篇),这里着重就课外教育内容的安排来与大家分享。该怎样安排孩子的课外教育内容?笔者认为应有如下几方面因素值得考量。

一、效率提升重于资源堆砌

今天孩子在学校所学的知识内容和课业负担,与身为父母的我们当年相比,不知超出多少。如果课外教育的内容安排还是着重于学校所学知识的复习或超前学习,笔者认为还不如不安排。笔者出生于70年代,当时如果班上有同学参加课外补习,那是一件非常没有面子的事情。因为那代表参加补习的学生在学校的听课效率出现了问题。

笔者也听闻一些家长抱怨,孩子班上很多同学在课外提前学习下学期甚至下学年的课程,如果自己的孩子不去补课,到时候会在课堂上面临不公平的竞争,这让父母非常为难。的确,当孩子因在学校的“江湖地位”受到挑战和老师的资源分配出席倾斜,而可能导致自信心受到伤害时,作为父母是很难淡定的。

许小年在前述理论中阐释,如果以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的经济发展经验来看,在前半段二十年的时间里,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来自资源配置效率和使用效率的提高。政府在这期间不是取代市场主导经济活动,而是破除陈旧体制对经济的束缚,调整政策,修改法律,满足市场发展的需要,让民间创造力和市场机制得以自由发挥。而当中国经济从亚当•斯密模式转变为凯恩斯模式,“无形之手”受到挤压,经济发展越来越依靠政府那只“有形之手”时,如同鸦片般短期的确刺激了中国经济的增长。但当刺激效用逐渐衰减时,出现的就是经济发展困难、低效产能过剩、高负债和坏账风险。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