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Facebook

Facebook会是完美“红娘”吗?

威廉斯:Facebook的“约会”功能或许能帮助我们找到理想伴侣,但类似应用可能让我们的世界变得越来越小。

目前世界上最成功的社交媒体平台最初只是一个点评女生“漂亮与否”的初级网站。由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学生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创建的Facemash网站,向用户随机展示两张女生照片,让人们评价谁更有吸引力,照片都是他从哈佛校园网中搜集来的。该网站最终被封,但扎克伯格现在又回到了他在宿舍创业时的老本行。Facebook开始推出一项“约会”服务。

这对该公司来说是件好事,但可能会让用户感到些许不安。我从2007年开始使用Facebook;它有我过去10年的帖子、状态更新、聊天记录和照片可以分析。很显然,我们不知道Facebook对我们进行了多少监视,但它的确拥有大量关于我们的数据。试想,如果人们用它来寻找约会对象的话,它的算法将可以随意使用所有那些令人尴尬的私人信息。

然而,或许正是出于这个原因,Facebook和其他科技公司可能会成为出色的“红娘”。当你可以让无所不知的机器人帮你选择伴侣时,为什么还要费心去碰运气呢?大多数app都要求用户通过向左或向右滑动屏幕来接受或拒绝可能的约会对象——这正是人类一直寻求用机器来取代的那类重复劳动。然后是枯燥乏味的闲聊。如果你可以用一个聊天机器人做一些基本工作,淘汰那些特别不适合或者令人讨厌的人,会怎么样呢?

2014年推出的应用程序Bernie,配合在线交友应用Tinder使用,替用户完成枯燥的滑屏筛选和闲聊。其网站承诺“让你不用每天花几小时在滑动屏幕上”,并指出,该应用“通过清除不感兴趣的约会来节省时间”。听起来很有趣。但该应用在2017年突然关闭。(当时,该公司创始人贾斯汀•隆(Justin Long)表示,Tinder要求关闭该应用;记者无法联系到他和Tinder对此置评。)

面部识别技术将给科技公司带来一个迅速发展的新兴数据集。程序员可以利用用户的“漂亮与否”评分来推算人们认为有吸引力的面部特征。应用程序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来优化匹配,不过,不难想象,这些信息对广告商也很有用。

Hily是另一款应用,其联合创始人扬•普罗宁(Yan Pronin)将其描述为“社交发现app”。它不会为你完成滑屏筛选,但其作用不仅仅局限于显示潜在匹配对象的照片。该应用仍处于测试模式,通过过滤找到兴趣和关键词选择相同的匹配人选,并通过扫描信息找到“对话深度”匹配的人选。分析口头交流会比Tinder根据地理位置远近来推荐约会对象的做法更进了一步。

将算法用于约会app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只是最优秀的科技人才还没有把他们的代码分享给我们这些普通人而已。2012年,洛杉矶一位名叫克里斯•麦金雷(Chris McKinlay)的博士生意识到,他没有有效利用约会网站OkCupid。该网站要求用户回答一系列问题,并给未来约会对象答案的重要性打分。例如:你可能会说你相信性别平等,并给任何未来约会对象也持同样观点的重要性打高分。麦金雷用Python(一种代码),根据女性的回答将她们分类。然后他编写了多份不同的个人资料——分别侧重不同的性格特征——以提高他在不同类别女性中的匹配分值。他最终遇到了他的未婚妻,并关闭了账户。

Facebook是最新一家进入约会市场的大型科技公司,但其他公司肯定也会效仿。我们最终可能会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里,Facebook、亚马逊(Amazon)或谷歌的海量数据库会自动为我们找到完美的约会对象。但我们真的想让硅谷的程序员预测我们可能喜欢,或不喜欢谁吗?我已经开始担心,音乐流媒体服务Spotify会让我的世界变得越来越小,该应用一直试图向我推荐我可能喜欢听的歌曲。亚马逊通过推荐书籍也在做同样的事。如今,约会app将为潜在的伴侣提供这种服务。这么做的前提假设是人类的口味和选择是可以预测的——这或许是真的。但在我看来,这听起来像是机器人的观点。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