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费专享中美贸易战专题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的双港记

比雷埃夫斯港因中国投资而重获新生,汉班托塔港却严重亏损,这两座港口的故事,尽显围绕“一带一路”倡议的矛盾叙述。

两座远隔重洋的港口的故事,尽显围绕“一带一路”倡议(Belt and Road Initiative)的矛盾叙述,中国提出的这项倡议是要在80多个国家提供基础设施建设融资并参与建设。

比雷埃夫斯(Piraeus)的故事是正面的,这座希腊港口因中国投资而重获新生,从2010年全球第93大集装箱港口跃升至去年的第38位。

收购了比雷埃夫斯港的中远海运(Cosco Shipping)并不满足于这一成绩,这家中国企业现在打算让该港在一年半内成为地中海最大港口,超过西班牙的阿尔赫西拉斯(Algeciras)和瓦伦西亚(Valencia)。中远海运负责比雷埃夫斯集装箱码头的高管张安明(音)表示:“比雷埃夫斯港是目前世界上发展最快的港口。今年,管理方希望将货运量增加35%。”

但在斯里兰卡南部海岸却演绎了一个更为黯淡的故事。汉班托塔(Hambantota)港口耗资13亿美元,用中国国有银行的融资进行建设,在严重亏损状态下硬撑了许多年,直至斯里兰卡政府最终放弃了出资。

2017年,尽管有公众抗议,科伦坡方面还是将汉班托塔港交给中国控制,租约99年。交易通过后,汉班托塔的国会议员、前总统马欣达•拉贾帕克萨(Mahinda Rajapaksa)的儿子纳马尔•拉贾帕克萨(Namal Rajapaksa)在Twitter上写道:“政府在利用国家资产玩地缘政治吗?#停止出卖斯里兰卡。”

汉班托塔和比雷埃夫斯代表了“一带一路”的两个极端,这一宏伟计划被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称为“世纪工程”。

两座港口悬殊的命运体现了许多“一带一路”参与国家的遭遇,制造了两种分歧意见,一派人认为该计划提供了亟需的基础设施,另一派人认为它更像是中国为扩大影响力的地缘政治策略,其手段让发展中国家陷入债务困境。

中国坚称其意图无可指责。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当今世界,保护主义、单边主义、霸凌主义不断抬头,反全球化势力活跃……(而一带一路)推动建设公正平等的国际新秩序和完善全球治理体系变革。”

“一带一路”推出五年后的规模意味着该计划极大地关系着中国的国际声誉、发展中世界的轨迹,以及北京与西方大国的关系,大部分西方国家出于战略考虑与“一带一路”保持了相当远的距离。

但界定“一带一路”的规模并非易事。根据中国官方的“一带一路”网站所列名单,“一带一路”国家数量在不断增加,从两年前的65个增加到9月中旬的84个,而纳入标准仍然含糊。

例如印度也被列入该名单,但新德里与该计划一直保持距离。

此外,该倡议的两家大型融资银行——中国国家开发银行(CDB)和中国进出口银行(Export-Import Bank of China)——很少或根本没有提供“一带一路”贷款信息。那些参与建设公路、铁路、港口、发电站和其他类型基础设施的中国大型国企也经常拒绝分享数据。

因此,关于“一带一路”的叙述越来越多地来自非中国消息源。总部位于华盛顿的咨询公司RWR Advisory Group做了一项宽泛的测算,自2013年以来,有87个国家参与了该倡议,达成了2220笔交易,价值约1.12万亿美元。该咨询公司统计的参与国家多于北京官方数字,因为它列入了最近签署了“一带一路”协议的三个国家,它们尚未出现在官方名单上。RWR的统计方法纳入两类声明,一是中国企业的投资,另一个是因“一带一路”融资而授予的建设合同。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