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费专享中美贸易战专题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诺贝尔奖

诺奖和诺奖之外

许成钢:今天的中国比以往更加关心研究与开发,更加注重科学与技术,但试图超出市场或控制市场去推动研究与开发,去左右经济增长,则往往适得其反。

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以可持续发展为主题,授给两位不同领域的经济学家。一位是斯坦福大学教授保罗ˑ罗默(Paul Romer),奖励他在内生经济增长理论方面的突破性贡献,为解释长期经济增长的来源和条件奠定了基础。另一位是耶鲁大学教授威廉ˑ诺德豪斯(William Nordhaus),奖励他在环境经济学方面做出的突破性贡献。尤其是为认识全球气候变暖的环境经济学问题和政策奠定了基础。

罗默与内生经济增长理论

罗默是罗伯特•索洛(Robert Merton Solow)的继承者和突破者。索洛是第一个因经济增长理论获得诺奖的经济学家。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期建立的索洛模型中,技术进步是决定长期经济增长的最大因素,而技术进步是外生的。当时被索洛称为技术进步的因素或者变量,后来被称为全要素生产率,简称TFP (Total Factor Productivity)。所谓TFP,指的是劳力、资本、土地这些投入要素之外的,所有影响效率,从而影响经济增长的因素,其中包括技术、管理、商业模式、制度等因素。因此,技术进步只是TFP中的一个部分。在解释不同制度的国家之间,长期经济增长的差别时,最大的因素是制度。

如果很狭窄地把TFP解释成技术进步,那么知道了技术进步,索洛模型就能确定长期经济增长。但是什么决定技术进步呢?这是长期困扰经济学家的难题。在索洛模型提出30年之后,罗默第一个把技术进步从外生因素变成了内生因素。罗默模型解释在市场经济中,企业是为了自身利益,为了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如何推动技术进步和投资,进而决定了长期的经济增长。罗默模型可以相当好地定量解释英国、美国及其他发达国家,自从产业革命以来的长期经济增长,是经济增长理论的重大突破。

罗默模型有三个非常基本的隐含假设,每个假设都对应着一层基本制度。这三个基本的隐含假设是:最终产品的市场是完全竞争的,人的思想是充分交流的,知识产权是受到完全保护的。而这三个隐含假设背后的基本制度是对个人产权和自由的基本保护。在基本满足这些隐含假设的经济里,应用罗默模型,会得到正确的分析和结果。但是,在制度与罗默模型的隐含假设不一致的经济里,应用罗默模型,由于实际机制和模型不一样,生搬硬套就会出错。如果一个经济体的产品市场不是充分竞争,即违反了罗默模型的第一个隐含假设,或者在那个经济体中思想交流有阻碍,即违反了罗默模型的第二个隐含假设,或者知识产权不能受到保护,即违背了第三个隐含假设,应用罗默模型就会出错。

英美的制度早在十八世纪就大体满足这三个隐含假设,并成为产业革命的发源地。因此,罗默模型能够刻画发生产业革命后,这些经济会如此快速持续的增长。西北欧和日本韩国等相对后发国家,在其制度变化满足了这些基本条件后,应用罗默模型也都能刻画其长期经济增长。但是对于违反了这些基本条件的经济体,产权经济增长就不会按照罗默模型刻画的规律增长。对于这类经济体,罗默模型更是一个理论基准,而不是直接可以应用的模型。理解这个理论基准,可以帮助我们理解为什么许多国家没能产生产业革命;为什么没能产生产业革命的国家,经济不能快速持续地增长。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