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费专享中美贸易战专题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新兴市场

拉加德:新兴市场是时候“动用一切工具”

IMF总裁一直警告发展中国家设置缓冲以备市场出现新麻烦。本周她向新兴市场经济政策制定者发出行动号令,称那一刻已经到来。

昨日上午亚洲股市大幅下跌之际,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利用她在巴厘岛海滨会议中心的讲坛,向新兴市场的经济政策制定者们发出一些行动号令。

她说,他们应该“动用一切工具”来阻止资本外流;美国收紧货币政策以及愈演愈烈的美中贸易战将不可避免地引发这种资本外流。

一年多以来,这位法国前财长一直在警告发展中国家的官员们设置缓冲,以备市场出现新的麻烦。她表示,那一刻已经到来。

“这已不仅是我们看到的地平线远处的乌云,有些云已开始下雨,还不仅仅是毛毛雨。”拉加德在布雷顿森林委员会(Bretton Woods Committee)举行的一个活动上表示。该委员会是美国一个支持多边经济机构的组织。

这发生在周三,当日华尔街出现抛售,其背景是市场担忧宽松资金结束以及中美关系紧张。

昨日新兴市场股票不可避免地追随美国股市下跌,MSCI新兴市场指数(MSCI Emerging Market index)下跌3%。

困扰新兴市场经济体的金融压力,主导着IMF和世界银行本周在印尼举行的年会,令人回想起20世纪90年代的经历,当时IMF被迫干预(在某些情况下是以非常有争议的方式),以遏止亚洲和拉丁美洲的危机。

今年,IMF已经同意其最大的纾困计划,为阿根廷提供570亿美元的贷款安排,并正在考虑巴基斯坦对估计70亿美元贷款的请求。

“有一批国家正开始看到压力,”曾是加拿大和IMF官员、如今是智库“国际治理创新中心”(Centre for International Governance Innovation)研究员的托马斯•伯恩斯(Thomas Bernes)表示,“人们相当紧张。”

IMF官员们表示,眼下他们没有看到新兴市场危机蔓延的任何证据,投资者仍在区别对待那些政策失误的国家和那些治理水平更高的国家。

这意味着任何市场动荡都有望得到遏制,而IMF的角色仍将是有限的。乐观主义者指出,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许多新兴市场国家允许本币浮动并充实外汇储备,因而现在处于更强大的地位。

“就伸手向IMF求援而言,这可以被视为一类‘绝无下次’的基金。”标普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全球首席经济学家保罗•格伦瓦尔德(Paul Gruenwald)表示。

但人们的担忧是,阿根廷和巴基斯坦只是开始,未来几个月IMF可能会被迫考虑向其他面临一系列问题(包括货币贬值、财政亏空加大,以及利率上升加剧偿债挑战)的国家提供贷款。

新兴市场危机蔓延的前景,将在多个层面挑战拉加德和IMF。在IMF面临火力下降的季节之际,纾困变得越来越昂贵(对阿根廷的纾困就是如此)——除非IMF在未来几年成功策划从成员国筹集资金的艰难努力。

“(对IMF援助)潜在需求日益加大,而供应日益减少。”伯恩斯表示。此外,拉加德将试图在白宫不可预测的背景下“灭火”。没有帮助的是,特朗普政府对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和退出伊朗核协议,在一定程度上损害了全球经济稳定。

考虑到越来越有可能出现的局面是,IMF将更多(而不是更少)参与救助深陷困境的新兴市场国家,该机构是否汲取了20世纪90年代纾困的教训将变得明朗化;当年在公众激烈反对的背景下,IMF的纾困有时在市场上起到反作用。

译者/和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