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费专享中美贸易战专题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经济学

诺德豪斯:姗姗来迟的诺奖获得者

王军:经过一生努力,诺德豪斯开辟出自己的一片天地,竖立起一座学术山峰,赢得“气候变化经济学之父”的声誉。

学习经济学的人,恐怕无人不知萨缪尔森,因为他的《经济学》是当今最受欢迎的教科书之一。自从1948年第一版发行以来,迄今已出到第19版,被翻译成十多种语言,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经济学研习者。据笔者所知,仅在中国大陆,不同时期就出版过多种由不同译者完成的版本。

不过,有些令人遗憾的是,没有多少人关注这本教科书的第二作者,也就是威廉•诺德豪斯(William D. Nordhaus),而那些只知道他名字的人中,也很少有人知晓气候变化的经济学研究是他学术专长,也是他立足于经济学界的看家本领。今后,这种局面有望得到改观,因为2018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刚刚授予了诺德豪斯。

考虑到诺德豪斯在气候变化问题上取得的先驱式成果,以及他在学界和政界的巨大影响力,诺奖于他而言似乎有些姗姗来迟。这里,还有两个原因:一方面,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的平均年龄是67岁,而诺德豪斯已逾77岁;另一方面,他的学生早在10年前就获得了诺贝尔奖,如今和他分享诺奖的也是他的学生辈。其实,过去很多年以来,诺德豪斯一直就是诺奖的热门人选。这种呼声在2009年曾一度达到顶峰,因为当时西方有博彩公司将其列为博彩对象,对其能否获奖开出赌局,给出赔率。

从时间上看,诺德豪斯生命中的大部分时光都是在耶鲁大学度过的。1963年从耶鲁本科毕业以后,诺德豪斯直接去了麻省理工学院,在罗伯特•索洛(Robert M. Solow)指导下,仅用四年时间就获得了博士学位,旋即回到母校耶鲁任教。又过了六年,也就是1973年,诺德豪斯晋升为教授,获得终身教职。从那时起,除去短暂的公职和社会活动以外,诺德豪斯一直都在耶鲁大学从事研究和教学工作。

在麻省理工学院求学期间,诺德豪斯展示出令人惊叹的学术潜力和卓越的学术洞察力,不仅深得导师的赏识,也吸引到了萨缪尔森的注意,这使他成为萨缪尔森生前选定的合作者,也是续写《经济学》教科书的人。

一个有趣的问题是,究竟是什么样的因缘,让诺德豪斯走上了研究气候变化——现在看来是光明的学术之路?

作为学术新人,最关心的问题莫过于选择什么研究领域,或者说什么样的问题值得付出长期的努力。毫无疑问,每个人都希望进入一个有研究前景的、路越走越宽甚至游刃有余的学术领域。然而,要做到这一点并非易事。这是因为,学者研究的问题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换句话说,学术研究其实是条充满不确定性的荆棘之路,并非每个想要研究的问题都可以找到答案,也不是什么研究路径都能行得通。对于一位学者而言,恐怕没有什么比自己研究的问题不再受人关注,甚至不再成为问题(如中国的计生政策)更悲催的事儿了。

让我们看看诺德豪斯当时所处的时代背景。20世纪60年代末到70年代初,人类社会首次面对环境问题带来的挑战。这一时期,有几起标志性的事件。首先是,对美国乃至整个西方环境觉醒起到重大推动作用的《寂静的春天》一书出版了,随后的中东战争造成的石油短缺使“车轮上的国家”感受到了可耗竭化石燃料对现代文明的冲击,这时另一部令人沮丧的《增长的极限》出笼了。按照此书逻辑,如果我们无法解决环境恶化和资源耗竭的问题,人类末日即将到来。为应对这些挑战,回应公众关切,联合国1972年在斯德哥尔摩召开了第一次环境与发展大会。可以说,身处这样的社会环境,每个人都会受到一些影响,学者自然也不例外。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