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饮食

筷子,我的厨房必需品

Kimiko Barber:筷子是我最信赖的厨房用具,是我的手的延伸。我用筷子做日本料理,也用它们做西餐。

我是日式料理专栏作家和烹饪老师,我推广日料。20世纪70年代,我作为中学女生刚到英国时,那时日料还很少见(客气地说)。今天,看到日本料理到处可以买到和吃到,是当年的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在我众多的厨房小工具和餐具(收藏量还在不断增长,这让我的丈夫很困惑)中,筷子是我的终极必需品。我用它做饭和吃饭,就连我去非日本餐厅时,我的手袋里也会放着一双,即使在我上西式餐厅时也是如此。

使用筷子的国家有中国(它们的发源地)、朝鲜半岛、日本和其他一些东亚国家,例如越南。然而,在其他文化中往往是筷子和勺子并用,但唯独日本人是只用筷子吃东西的。相传日本人开始使用筷子,源于在7世纪时生怕被隋朝中国人视为“蛮夷”,当时的中国人已经在用筷子了。

从最初的模仿开始,筷子深深扎根于日本人的生活和文化——因此也有了“生命之杖”(inochi no tsue)之称。的确,日本人的一天从筷子开始,也从筷子结束。作为新生儿出生第100天的象征性仪式,人们会在宝宝面前放上米饭、鱼和一双筷子——当然,并不指望他们会用筷子。别管乘法口诀表,孩子入学时,人们期望他们已经掌握了使用筷子吃饭的艺术。同时,新婚夫妇还会获赠相匹配的“夫妻筷”:他的筷子长度为23至25厘米,而她的则短一些——不存在所谓的筷子性别平等。如果日本人邀请别人“和我一起吃火锅”,这是对建立友谊发出的最高邀请。作为一个国家,我们爱干净出了名,但当我们希望结交朋友时,我们准备好把筷子伸进同一个火锅一起吃东西。

围绕筷子有很多种表达方式。我记得我的母亲评论我傻笑的行为时说,连掉个筷子我都会笑(那是在我进入喜怒无常的青春期之前)。

对于一头雾水的非日本人来说,筷子礼仪也许像是一个雷区,但幸运的是,有很多网站提供了正确使用筷子的诀窍。在为我的一本书拍摄照片时,我不停地面露难色,纠正被年轻的英国食品设计师摆错的筷子。幸运的是,她学的很快。

更严肃的是筷子在丧葬中扮演的角色。日本式的临终祈祷是用湿棉球包裹的筷子沾湿亡者的嘴唇。在葬礼上,家庭成员用筷子拾起火化后的骨头并放入骨灰盒。

筷子也塑造了日式料理。它们具有隐蔽却重要的健康益处——它们减缓了你的进食速度,从而让你吃得较少。用筷子做饭和吃饭,有助于保持健康。烹饪用的筷子长约33厘米,由带齿状尖端的竹子制成。它们是我最信赖的厨房用具,是我的手的延伸。但它们实际上比手更胜于挑拣、分离、翻转、混合和摆盘。我用筷子做日本料理,但我也用它们做西餐,包括烤土豆和意大利面。我从不忘记为我的任何一次自炊式假期打包一双筷子。

Kimiko Barber著有《Sushi Taste and Technique》(DK)和《Cook Japanese at Home》(Kyle Books)

译者/艾卜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