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MeToo

“他所拥有的权力,不过是权力的影子”——专访“MeToo”运动当事人弦子、麦烧

“MeToo”运动的当事人面对公权力机构时有哪些遭遇?她们又如何看待公权力在“MeToo”运动中扮演的角色?FT中文网对“MeToo”运动当事人弦子与麦烧进行了专访。

今年7月,弦子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四年前她在中央电视台《艺术人生》栏目组实习期间,曾遭受主持人朱军的性骚扰。一直关注“MeToo”运动的徐超(微博ID为“麦烧同学”)得知弦子的遭遇后将她的文章转发至微博,并在短时间内获得大量转发。

与同一时期公知圈、媒体圈以及公益圈曝出的性侵、性骚扰丑闻相比,朱军事件曝光后的一段时间内,国内媒体的报道以及社交媒体上相关问题的讨论受到了更加严格的限制。

上个月,弦子与麦烧收到朱军的起诉书。起诉书显示,朱军以“侵犯名誉权”为由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与此同时,弦子也以“侵犯人格权”为由对朱军提起诉讼。弦子与麦烧曾多次表示希望通过司法途径还原事实真相。然而,按照她们的描述,从四年前案发到现在,她们与公权力机关打交道的过程并不总是很顺利。在这一过程中,她们都有过哪些遭遇?她们又如何看待公权力在“MeToo”运动中的角色呢?FT中文网近期对弦子和麦烧进行了专访。

以下是采访实录:

FT中文网:能否向我们介绍一下朱军案的最新进展?

麦烧:这周一我的律师通知我说,他们已经向法院提交了两份申请:第一份是申请朱军本人出庭,因为他是这个事情的当事方,需要他出庭回答问题。第二份是申请法院向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收集2014年朱军性骚扰案的全部材料和证据。

弦子:我起诉朱军人格权侵犯的案子仍然在等待法院立案。

FT中文网:你们认为朱军本人出庭的可能性有多大?

弦子:我现在每天想这些很累,因为我不知道如果看到他出庭的话,我会不会觉得特别紧张、比较僵硬。但我可能还是希望他出庭。我前段时间有做锻炼,会看一些朱军的视频。之前我很排斥看到他。

麦烧:我觉得这很难说,因为这个事情从一开始的走向就完全出乎我们的意料,不是按照正常的逻辑去运行的,所以我不是很清楚朱军他本人到底是怎么想的。我作为相信弦子的一方,肯定认为这个事情是发生的。如果朱军做过这个事情的话,他理所当然应该公开道歉,然后希望把这个事情尽快地平息下来。因为如果他真的存在性骚扰行为的话,惩罚也是比较轻的,但是他现在好像就不愿意承担这样一点点的惩罚,或者说对他来说这个名誉可能非常的非常的沉重,会影响他的事业,然后他就一定要诉诸法律。所以我也不太确定他是否会回避出庭。如果不出庭的话,对他这边可能是不利的。

FT中文网:在这个过程当中,你们有没有遇到什么阻力?

弦子:有的证人不愿意出庭。有些证人我们不需要他出庭,只需要视频作证一下,但是就是有人不太愿意。

麦烧:我这边阻力感觉还是挺小的,因为我周边的人都在支持我。我比较吃惊的是,到现在也没有警察什么的联系过我,要求这个事情不要发生之类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