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美国

谁丢掉了美国?

卢斯:美国两党不是寻求就如何驾驭多极世界达成共识,而是把中国和俄罗斯作为打击袋,通过击打它们争取在国内得分。

上世纪50年代初期,“谁丢掉了中国?”这个问题给了美国政治一记重击。今天的问题是:谁丢掉了美国?美国政治止于海洋边界的日子开始被颠覆。美国的两个主要竞争对手——俄罗斯和中国,正在噬咬美国政治的灵魂。

两国分别受到一个美国党派的谴责——中国被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共和党谴责;俄罗斯被民主党谴责。两党都想在国内压对方一头。民主党人认为,为赢得大选,特朗普曾与俄罗斯勾结。特朗普声称,中国黑客曾试图干预2016年大选,以使形势有利于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华盛顿被互相指责的零和内耗吞噬。结果是,美国把控国家利益的手开始打滑。

这给美国的盟友带来了严重问题——并为其竞争对手带来了意外收获。在冷战时期的大部分时间,两党一直坚持一项广泛共识:遏制苏联。他们的差异主要在用何种策略实现这一目标。

本月,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宣布与中国的一场新冷战。这次演讲令人震惊:它原本想要示意一个重大的外交政策转变,但在国内瞬间失败。民主党人根本没理睬这次演讲。

彭斯声称,与中国相比,俄罗斯所涉嫌的干涉美国大选行为“小巫见大巫”,然而彭斯没有拿出多少证据来支撑这种说法。此外,(彭斯还说)“中国希望美国有个不同的总统。”。与旧冷战时情况不同的是,彭斯没有提出遏制中国的战略。他暗中打的算盘是转移视线,让人们不再关注民主党关于总统通俄的指控。

民主党的短视则正好相反。不久前,曾在2016年参与竞选并正考虑参加2020年大选的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发表了一篇重要的外交政策演讲,其中他只提及中国一次——其内容还是正面的。

他说,美国和中国应共同努力应对全球变暖问题。威权主义的俄罗斯,则是对全球进步价值观的主要威胁。民主党避谈中国,这与美国在人权问题上的一贯立场极不协调。反而是两位共和党参议员,马尔科•鲁比奥(Marco Rubio)和特德•克鲁兹(Ted Cruz),在领头指责中国涉嫌拘留多达100万维吾尔族穆斯林。

左派的视而不见部分源于习惯。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和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押上了极大赌注,赌中国将逐渐变得更加自由。随着中国经济融入全球,中国面临的迫使其民主化的压力将会增大。这是一个历史性误判。中国在价值链阶梯上攀得越高,其在政治上就控制得越紧。与前任胡锦涛当政时相比,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虽然富裕得多,但受到严密得多的控制。实际上,中国比上世纪90年代末时更不自由了,那时中国经济规模只有如今的三分之一。

然而,民主党几乎没有更新他们已经站不住脚的世界观。尽管俄罗斯经济规模只是中国的零头,而且在技术上也无足轻重,但莫斯科被视为美国的主要威胁。他们想象美国政治任由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摆布,这太抬举他了。

现在,恐华症和恐俄症的文化深入到每个党派的基层。像福克斯新闻(Fox News)这样的保守派媒体,时不时报道有关中国监控技术和社会信用评分的危言耸听的故事。与此同时,左派死磕克里姆林宫的黑客工作坊和僵尸程序大军。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