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美国

美国沉默的大多数

邰蒂:研究发现,大多数美国人不能简单归类为共和党人或民主党人。在中期选举中,我们需聆听寂静,而非喧哗。

随着美国中期选举临近,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之间的敌意达到了新高度,民意调查显示美国已经分裂为势均力敌的两大阵营。分歧之大令人沮丧。但是,如果你想从更全面——更令人振奋——的视角来看待美国政治,一份名为《隐藏的群体:美国社会分化情况研究》(Hidden Tribes: A Study of America’s Polarized Landscape)的新报告提供了一些有趣的见解。该报告由一群社会科学家在近期发表。

研究者们对8000个人进行了民意调查,并与不同政治派别的人进行了30次访谈,每次访谈时长为一小时,他们认为,用二元分化的方法来探讨美国政治或者用人口统计数据(如种族或年龄)对人们进行分类是错误的。相反,他们认为,对美国人的核心世界观所作的分析表明,大多数人并不是非此即彼地可以简单归类为共和党人或民主党人,人们也不会基于他们是否相信自由市场政策来界定自己。更有意义的分类是按照一套有关身份认同、权威和社会的基本核心价值观将人们划分为7个“群体”。

有些群体耳熟能详:大约8%的美国人是“进步活动人士”,他们“比较年轻、非常积极、世俗、见多识广、愤愤不平”。该报告指出,“(该群体成员)在政治话语中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尽管他们只占总人口的一小部分。”报告补充称,他们“对有关公平和平等的问题高度敏感”。他们认为移民于国有益,女权主义是好事,警察很野蛮,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糟糕透顶。

处于另一极端的是,19%的美国人是“传统保守主义者”,还有6%的人被形容为“忠诚的保守主义者”。这两个群体的成员往往是白人,看福克斯新闻(Fox News),相信努力才会成功,移民于国无益,女性应该扮演与男子不同的角色,警察勤谨奉公——而特朗普是位了不起的总统。在“忠诚的保守主义者”中,88%的人表示支持穆斯林禁令,63%表示“反对妥协”。

还有4个群体,其中3个属于政治左翼,不认同特朗普:“传统自由主义者”(占总人口的11%,往往“较年长、已退休、理性而谨慎”);“消极自由主义者”(占总人口的15%,通常“不快乐、没有安全感、多疑、不抱幻想”);以及温和派(占总人口的15%,“具有公民意识,关心时政,悲观”)。最后,还有“政治脱节”群体(占总人口的26%,往往“收入低、不合群、爱国、相信阴谋论”)。

最后4个群体的一个显著特征是,他们对当前体制的两极分化感到非常厌倦,因而对政治感到“疲劳”,往往保持沉默。作者指出,“他们绝大多数认为,美国政府受到操纵,专为富人显贵服务,他们希望现状发生改变”,但他们也“愿意在政治观点保持变通”。事实上,这些“政治疲劳的大多数”中65%的人表示“我在政治上认同的人必须愿意倾听他人的意见并作出妥协”;也就是说,从某些方面来说,他们根本没有“分化”。

这是好消息吗?从理论上讲,确实是好消息。毕竟,如果这些沉默、政治疲劳的多数人能发出声音,政治可能会开始变得更加理智、平衡和务实。而《隐藏的群体》这项研究的委托方——名为More in Common的国际非营利组织,在英国议员乔•考克斯(Jo Cox)遭谋杀后成立——试图找到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它的使命是帮助建立更加团结的社会,使社会“更能应对日益增多的两极化化和社会分裂威胁”。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