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美国

FT社评:本土恐怖主义助燃美国文化分歧

短短几天,美国遭遇枪杀犹太人事件,还发现多个爆炸装置被寄给总统的批评者。身为白宫主人,特朗普难辞其咎。

在不到一周时间里,美国遭遇了史上最严重的反犹太袭击——一场导致11人死亡的大屠杀——并发现一波土制爆炸装置被寄给至少14名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的批评者,包括他的前任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在第三起事件中,两名非洲裔美国人在食品店被枪杀。杀人疑犯放过了一名白人顾客,扬言“白人不杀白人”。前两起事件中的犯罪嫌疑人——塞萨尔•萨尤克(Cesar Sayoc),他涉嫌寄出爆炸装置邮包;以及罗伯特•鲍尔斯(Robert Bowers),他被控在匹兹堡的一个犹太教堂枪击会众和警察——在某种程度上是受到了社交媒体上的阴谋论蛊惑,这些阴谋论大肆炒作特朗普讲述的中美洲移民大军正在向美国边境进发的故事。反犹分子认为,这支移民大军是由对冲基金界的亿万富翁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资助的,他也在爆炸装置邮包的收件人之列。

作为总统,特朗普的首要职责应该是呼吁国家团结。他却利用这个机会来挑起更大的分歧。他支持这样一种观点,即爆炸装置是那些担心在下周中期选举中失利的民主党人发起的一次“栽赃嫁祸行动”。“共和党人在提前投票中表现很好,现在‘炸弹’事件发生了,势头大大放缓,”他在推文中写道。尽管他谴责了反犹太主义,但他对匹兹堡大屠杀的反应同样不恰当。他说,生命之树(Tree of Life)犹太教堂应该有武装警卫。这些都是极具煽动性的回应,让特朗普有借口来淡化未来任何针对其批评者的暴力企图。

但他的过错比此更深。作为总统和候选人,特朗普经常支持针对他不喜欢的人的暴力行为。如今,他的煽动性言论已成为家常便饭,以至于它们不再令人震惊。无论是为殴打一名非法移民的暴徒鼓掌,转发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处在瞄准镜准心的表情包,还是为任何攻击抗议者的人支付律师费的提议,特朗普都已正常化了在日常政治中诉诸暴力的做法。他还创造了一个推波助澜的词汇表,将反对者和媒体称为“人民的敌人”,对一名殴打记者的议员赞赏有加,并威胁要对批评他的人展开调查。“把她关起来”(指希拉里)仍是特朗普集会上常用的口号。

现在的危险是,其他人会开始效仿特朗普。当然,在法律上,无法追究他被指煽动暴力行为的责任。也不能把沙特阿拉伯本月蓄意杀害记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沙特已经承认)的事件归咎于他。尽管如此,美国总统占据着独特的天字一号讲坛,为国内外的其他人树立了一个效仿的榜样——无论好坏。特朗普的言论为政治强人提供了效仿他的借口。并不令人意外的是, “假新闻”这个词现在经常被威权者用来攻击独立媒体。

即使特朗普坚持自己的方式,其他人也应该捍卫文明的标准。民主党人绝不能参与一场逐底竞争。正如莫罕达斯•甘地(Mohandas Gandhi)所说:“以眼还眼只会让整个世界变得盲目。”在美国左翼阵营中,有关内战的清谈已经过于司空见惯。特朗普的批评者对阴谋论也不陌生。但是,椭圆形办公室要负最终的责任。特朗普的所作所为已经表明,只要他愿意说,就没有什么道德约束。如果说他教给我们什么的话,那就是民主文化是一个脆弱的有机体,必须小心加以保护。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