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特朗普

FT社评:特朗普面临动荡的任期下半场

在几乎所有方面,特朗普都特立独行,他既可能在未来几个月遭到弹劾或自动辞职,也不无可能在2020年获得连任。

与足球比赛一样,美国总统的第一个任期也可以分上、下两个半场。在头两年,总统会努力在华盛顿留下他的印记,并兑现他的承诺。在后两年,连任就成了目标。单就这方面来说,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并无不同。但在其他所有方面,他都特立独行。

特朗普在任内的表现着实令人眼花缭乱,既可能导致他在未来几个月遭到弹劾——或者他本人辞职以换取豁免——也可能促使他在2020年获得连任。与可能出现“无协议”退欧或举行第二次公投等极端后果的英国很像,美国也面临极大的不确定性。随着民主党接管众议院,以及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的“通俄门”调查接近尾声,特朗普的总统职位正面临着更大的不确定性。借用其一位前任的话:“我们还什么都看不清。”

他的最大转折点是11月民主党掀起的“蓝色浪潮”。虽然使尽浑身解数,包括派军驻扎美墨边境,特朗普依然无力阻止共和党在众议院失势。他将此归咎于除他自己以外的每个人,他之前保证过这场选举的决定性因素不是繁荣的经济。此次失败大大削弱了他恐吓朋友与对手的能力。

由于担心2020年会遭遇更大的失败,共和党人开始以一种前两年不曾用过的方式对抗特朗普。他们批评他上周决定从叙利亚撤军和减少阿富汗驻军,以及他的行事促使吉姆•马蒂斯(Jim Mattis)辞职。这位即将离任的国防部长是美国政府中少数几位赢得美国合作伙伴及其他国家广泛信任的人物之一。他们还放弃了为特朗普的美墨边境墙争取资金的斗争。

特朗普的魅力就这样消失殆尽,以至于他发现如今很难延揽任何人加入他那人员迅速流失的政府。在约翰•凯利(John Kelly)离职后,最亟需的是任命一位新的白宫幕僚长。但总统本就不太强大的法律事务团队正精疲力竭。很少有律师事务所愿意拿自身声誉冒险,为一个看起来不计后果的客户服务。

这正是特朗普面临的最严峻挑战。民主党人即将行使作为委员会主席的巨大权力。这将使他们能够索取文件(包括特朗普的纳税记录)、为证人提供豁免权,并在举国关注之下就腐败相关问题召开听证会。他们打算充分利用手中的权力。

穆勒也在逼近他的目标。他似乎准备提出一系列新的指控,可能包括对特朗普总统的儿子小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Jr.)和女婿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的指控。此外,纽约州公诉检察官也在展开越来越多的刑事调查。在圣诞节前几周,特朗普的慈善基金会被关闭,特朗普集团(Trump Organization)的首席财务官获得司法豁免权,特朗普的私人律师供认按特朗普授意行事触犯了法律。

唯一可以相提并论的是水门事件听证会期间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的白宫。好消息是,美国宪法基本上没变。法院、媒体和选民一直在履行他们的职责。坏消息是,特朗普愈发孤立和反复无常。他不是那种会安静地退场的人。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