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WTO

WTO改革:中国改革的契机

王江雨:中国要积极参与WTO改革,强化其规则制定能力,尤其在国企、强制技术转让、发展中国家地位等方面。

WTO的改革前景

世界贸易组织(WTO)在刚建立的一段时间内,被认为是迄今为止最完美的全球性国际组织。它既有体现全球治理民主性的“一致同意”制度,也有西方贸易大国在对自由贸易精神高度认同的基础上对贸易谈判的实际主导,还有对发展中国家的适当照顾。更重要的是,WTO有着所有其他大型国际组织都没有的高度独立的纠纷解决机制。由于它具有(1)专家组和上诉机构组成的两审终审制和(2)上诉机构成员(所谓的WTO“大法官”)经常性地以司法能动主义的态度去适用和解释WTO法律,这使WTO的纠纷解决机构有着一种普通法系统法官的权威。

但从特朗普上台以后,WTO的所有优点似乎在一夜之间都成了问题。特朗普一方面事实上绕开WTO大搞单边主义(虽然美国仍然在WTO起诉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威胁下的双边谈判,通过大幅度增加关税而迫使其他国家(包括其盟友)对美国做出贸易让步。另一方面,美国以明示方式表达对WTO的不满,主要内容包括:(1)WTO涵盖的范围太窄,不能管制到当今国际贸易的几大关键问题,尤其是政府主导的经济模式通过补贴和强制技术转让所导致的贸易扭曲行为,以及电子商务等新兴领域;(2)WTO规则给予发展中国家的优惠待遇和灵活性过大,尤其是“放过了”那些经济增长迅速的发展中国家,包括中国和印度;(3)WTO上诉机构自主性太强,司法越界,削弱了美国的主权。

美国的上述要求,实际上界定了下一轮WTO改革的主要方向。这是因为:第一,美国是战后国际贸易体制的建立者和维护者,其主导地位在目前仍毋庸置疑,任何WTO改革方案都不可能在美国与其他国家有原则分歧的情况下达成。第二,美国提出的上述关切,其主要指向是中国的经济体制和贸易政策,这其实在很大程度上也是西方主要国家的共同关切,在这些问题上,欧盟、日本和美国基本持相同态度。

笔者认为,出于以下原因,目前通过在WTO自身的多边谈判解决这些问题的可能性很小。第一,美国现在认为单边威胁下的双边谈判是最有效的方式,不会重视WTO自身的谈判,甚至也不会相信WTO能谈成什么。第二,中国与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的分歧,以及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的分歧,不可能直接在WTO的谈判框架内解决。第三,区域主义方兴未艾,主要贸易大国都将精力放在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上,这在目前看来也是各国的最佳选择,在可预见的将来仍然是国际贸易谈判和规则制定的主流。

综上所述,在目前的国际经济格局下,WTO改革的前景并不乐观,但这并不代表WTO会被完全边缘化。WTO改革需要“蓄势待发”,这个“势”,就是各国,尤其是各主要贸易大国,通过双边谈判所积累的市场准入和新规则共识。我们甚至可以这么说,要是中美之间不就前述议题达成一定程度的双边谅解和共识,WTO改革无从谈起。

WTO改革的原则

笔者认为,未来的WTO如果能够进行改革,须要坚持如下原则:

第一,非歧视待遇原则作为国际贸易的基石和最高原则,这一点不能放弃。自由贸易的这一地位,是经过几百年来国际贸易的理论和实践所检验的。特朗普主张“对等贸易”(reciprocal trade),展现出要放弃非歧视待遇这一基本原则的态势,这种做法虽然说不上是倒行逆施,但理论逻辑上不自洽,实践中也无法真正贯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