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国经济

长趋势:人类社会如何走出暴力阴影

徐瑾:人类聚集是为了发展还是为了风险?主要为了规避暴力;一个国家进入开放秩序,跨越难度超过中等收入陷阱等流行语,有三个临界条件。

每年都被宣称为不平凡的一年,诸多观点对立的展望,让人想到鲁迅的:“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

2019年不少人时髦地提到小趋势(Microtrends),事实上,未来其实是一个宏观周期影响更为深渊的时代,小趋势远不如长趋势或者说大趋势(Macrotrends)影响巨大。因此,如果就当下谈论当下过于模糊,不如退后一步,目光投向更远的时间之中。我们不妨以哲学初学者的姿态问以一个问题,人为何聚集为社会或者国家,是为了发展还是为了风险?

在过去,主流观点偏向于前者,认为人类聚集在一起构成部落乃至于现代社会,更多动机是出于发展,比较前沿的研究则指向了后者。最典型就是美国经济史学家同时也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道格拉斯•诺思(Douglass C. North),他晚年研究主要方向就是关注暴力。

历史进步背后的暴力动因

诺思与马里兰大学经济学教授约翰•约瑟夫•瓦利斯、斯坦福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巴里•R. 温格斯特合作提出一个新的解释框架。他们将暴力问题置身于社会科学和历史学的框架中研究,揭示了人类社会的历史进步背后,其实是暴力如何被约束或者说垄断的进程。这一过程中,经济行为与政治行为被紧密地联结在一起的。

诺思在《暴力的阴影》一书中从历史以及政治视角来切入,揭示人类一万年以来的历史,首先是解决暴力问题,其次才是发展问题。暴力部分是人类天性,但暴力的使用往往又需要情景,也是也往往被各类组织和机构鼓噪。

这一理论是诺思晚年学术兴趣所在,我认为也是他最被忽略又极为重要的一面。他将人类社会分为原始社会秩序、限制进入社会秩序、开放进入社会秩序三种形态,社会按照三种秩序之一被组织起来,而社会成员分别拥有不等的权利来“进入”到这种秩序中。

不同的秩序,不同的国家

根据秩序的不同,国家大致被分为两类,一类是自然国家,一类是现代国家。自然国家中,社会秩序常常为有限准入秩序,对暴力的限制是通过对经济的政治操控而产生的特权利益来达成。如学者史蒂芬•平克等研究指出,从暴力死亡率来看,人类死于同类比例大于其他死因比例,而且在农耕时代最大特点就是降低了原始时代的暴力死亡率。

可见自然国家的出现,不仅一度改变了人类历史,而且当今世界的大部分人还是生活在自然国家中。其秩序安排而言,一方面使得暴力不至于被强势个人所滥用,但是同时特权往往意味着精英或者特定阶层才享受更多权益,这其实又会阻碍社会发展,这种模式是一种前现代社会。在现代国家中,社会秩序体现为开放准入秩序,对暴力的约束是通过开放经济与政治组织的权利,这使得个人权利得到保证,又可以培育政治与经济的竞争力。

随着社会的发展,目前目前多数国家已经跨越了原始社会秩序,但是多数国家还是处于有限准入秩序状态。诺思指出,大约有25个国家和15%的人口生活在权利开放社会中;另外175个国家和85%的人口仍然生活在自然国家中。秩序更多是社会运行的结果,开放社会和自然国家不同不仅是秩序的不同,也体现对于暴力、组织、租金等运行模式的不同,“自然国家利用政治系统来规制经济竞争和设立经济租金,而租金支配着社会关系、暴力的控制和社会合作的建立”,对比之下,权利开放社会是通过开放“进入”和竞争来给社会关系以秩序。

如何进入开放秩序

如何从自然国家过度到现代国家,实质在于从有限准入秩序向开放准入秩序的转型,这存在不菲的门槛条件。在诺斯等人历史研究中,他们发现有25个国家目前是权利开放社会秩序,不出意外的是,这些国家多数是发达西方国家。

如果我们回溯历史,很容易发现过去英国甚至今天的美国,其实扮演者秩序输出方的角色。虽然开放秩序社会的国家数量不多,但是影响力居多,处于支配地位,这也使得很多有限准入秩序国家看到进入开放秩序社会的希望。

如果说诺思以往《暴力与社会秩序》等更多关注理论框架构建,聚焦于与开放秩序国家的如何形成,那么《暴力的阴影》则将理论透射于全球图景的应用,提供了有限准入秩序如何迈入开放秩序的案例,书中提供了九个发展中国家向开放秩序的探索,其中有成功的案例,也有失败的案例。

对于中国这样处于有限准入社会秩序的社会,诺思的框架,不仅提供了如何转型的方向,也为当下转型中诸多问题提供了新的角度。如何从前现代的有限准入秩序跨进开放准入秩序?诺思等人提出有三个临界条件,第一是建立精英层面的法治、其次是支持永续的公共或者私人精英组织,这包含政府,最后这是将暴力能力的组织,如警察与军队集中在政治控制下。

这三点目标其实都是精英间非人格化关系的前提,而所谓从有限准入秩序到开放社会秩序,其实就是权利从精英逐渐向下衍生到一般人的过程。以成熟型有限准入秩序转型为例,其租金分配规则日益非人格化,典型就是在60年代之后韩国,当时政府对进口许可证和补贴信贷的分配就做到了主要依据企业的出口表现。

进入开放秩序,跨越难度超过所谓中等收入陷阱等流行语,但是历史来看,一旦进入开放秩序,基本没有退回去的案例。这意味着什么?一旦跨越这个门槛,其实社会组织整合到了更为完善的地步,社会进入从非稳定状态进入稳定状态。这反过来也说明,其实进入这一状态非常不容易,如智利等国家,经历了两次历程,而韩国的成功,则经历了几十年的探索。

由此来看,中国等国家的探索道路,有希望,也还在转型之中,我们仍旧在曲折的历史三峡之中。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作者亦为经济人读书会创始人,公号徐瑾经济人(ID:econhomo)

书目:《暴力的阴影:政治、经济与发展问题》

编著:道格拉斯•诺思等 译者:刘波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08月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