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达沃斯论坛

2019达沃斯论坛:英雄不再

拉赫曼:达沃斯是观察那些令富豪和权贵兴奋不已的想法和热点的最佳场所,但今年的论坛几乎没有什么明星国家或行业。

每个人都需要英雄——甚至达沃斯(Davos)的富豪们也不例外。但这些“全球精英”目前缺乏热情和想法。

上周,在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会场的过道上,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经济学家肯尼斯•罗格夫(Kenneth Rogoff)总结道:“这是我记忆中最平淡无趣的达沃斯。通常都有一个大家津津乐道的明星国家或明星行业,但今年什么都没有。”

缺乏热情的影响,远远超出了达沃斯论坛这个容易被模仿的世界。在过去30年里,达沃斯一直是观察那些令富豪和权贵兴奋不已的想法和热点的最佳场所。这里是精英形成和推动共识的地方。

去年,人们很容易认出达沃斯的两个热点。正当流行的技术是区块链,炙手可热的政治家是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但从那以后,马克龙的民调支持率几乎和比特币价格下跌得一样快。这位法国总统今年没有参加达沃斯论坛,而是留在国内处理民众不满情绪。

如今,马克龙和比特币都可以加入日益扩大的达沃斯失宠者俱乐部了。这些国家、政客或行业曾被认为代表着未来,但后来名声一落千丈。

往届达沃斯论坛的明星国家往往是快速增长的新兴经济体,最好同时还是民主国家,或者至少“正朝着正确方向前进”。巴西过去曾符合所有这些条件。2010年,世界经济论坛将“全球政治家奖”(Global Statesmanship Award)授予当时的巴西总统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卢拉曾在以往的达沃斯论坛上多次发表演讲。他简直是为了取悦达沃斯而生。他原本是一名激进分子,后来信奉资本主义和全球化,但仍保留着社会改革家的身份。当时巴西经济在快速增长。

但是2019年的巴西刚刚经历了严重的经济衰退和一桩腐败丑闻,而卢拉在坐牢。巴西现在的代表人物是雅伊尔•博索纳罗(Jair Bolsonaro)——一位以侮辱同性恋和支持酷刑而闻名的总统。作为自由主义经济改革的倡导者,博索纳罗有机会为了达沃斯的观众们而重新包装自己。但他在今年论坛上只短暂露面,而且表现生硬。

其他前达沃斯宠儿也有过类似的历程。土耳其曾经是达沃斯的明星国家。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被誉为温和派伊斯兰领袖的典范,而他所领导的是一个民主的资本主义国家。但在2009年达沃斯论坛上,埃尔多安在台上就以色列问题和人起了争执,愤而离开了达沃斯——而且再也没回来过。如今,埃尔多安日益专制,他的国家正徘徊在债务危机的边缘。

俄罗斯精英从千人一面的官僚明显转变为吵闹而个性鲜明的资本家,这也曾是世界经济论坛的奇迹之一。但是,自从2014年入侵克里米亚以来,俄罗斯就一直受到达沃斯的冷落。

英国退欧之事令达沃斯失望——在今年论坛期间,英国在Belvedere酒店悬挂巨大横幅,上面写着“自由贸易是伟大的”(Free trade is great),这只会让与会代表感到困惑。“关税侠”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显然不会赞同这个对世界经济论坛友好的口号。这位美国总统今年没有出席论坛,以处理政府关门的问题。

中国自诩“明星国家”的形象也受到了损害。经济增长放缓、与美国对抗加剧以及国内政治日益趋向威权主义使得中国政府在达沃斯越来越难以让人信服。这就只剩下印度了,或者说“难以置信的印度”——这是印度在2006年达沃斯论坛的公关宣传标语。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去年在世界经济论坛上来了一次光鲜的亮相。但自那以后,有消息传到达沃斯:印度经济改革放缓,央行独立性受到威胁。因此,今年似乎连印度也没那么令人难以置信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