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国经济

中美贸易协定远非“广场协议”

沈建光:中美关系作为全球最重要的双边关系,远远超过经贸关系的范畴;中国所面临的环境与80年代日本有天壤之别,第二个广场协议之说实属无稽。

上周末,中美经贸谈判在经历了90天,前后七轮的反复磋商后,终于取得突破性进展。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这是一次富有成效的会谈”,并推迟了原计划在3月1日上调中国出口美国商品关税的计划。中美双方在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非关税壁垒、服务业、农业以及汇率等方面取得重大进展。

其中,关于技术转让、知识产权等结构性改革方案在此前谈判中屡有提及,而就汇率方面达成一致看法的表述较为新颖,让不少市场人士心生疑窦,甚至不乏有批评人士认为,在外部压力之下,承诺维持人民币汇率稳定其实是“新广场协议”,类似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日美贸易战背景下的促使日元升值。

然而,在笔者看来,中美贸易协定远非“广场协议”。中美贸易谈判能突破重重阻碍,避免贸易冲突加剧,以及防止中美两国进一步走向更大的冲突对立,滑入修昔底德陷阱,实属不易。就目前谈判成果来看,中美双方均有妥协,都在寻找一个可以“双赢”的中间地带。美国并未得到其谈判清单上的全部要求,中国承诺的加快改革客观上也符合十九大提出的“加快推进各领域的市场化改革”的政策方向。另外,考虑到目前中国所面临的国内外环境已与80年代的日本有天壤之别,第二个广场协议之说实属无稽之谈。

以贬值促出口并非中国的选项

在此次中美协定中,美国要求中国不可人为压低操纵汇率,促进出口。笔者认为,此条款颇有多此一举的味道。实际上,以贬值促出口未必可行,也并非中国的政策选项,维持汇率相对稳定是稳金融的要求,也是中国政府长期以来的政策目标之一。

从基本面来看,当前人民币并不存在贬值基础。尽管2018年人民币一度面临贬值压力,但年底以来,人民币已经呈现升值态势,政策支持下的经济筑底、外部风险的逐步缓释,支持今年人民币汇率保持基本稳定。

此外,贬值是否一定能够提振出口?根据历史数据来看,笔者发现,汇率贬值和出口增加并非一一对应的关系,主动贬值不一定会导致出口的增加,而与有效实际汇率更相关。

例如,2005年7月-2008年7月的三年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由8.28升值至6.8,升值幅度超过16%,但这期间中国对外出口强劲,中国出口一直保持非常高的增速,平均出口增速超过20%,高新技术产品的出口平均增速达到29.1%。相反,2008年8月至2010年6月汇改重启,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稳定在6.83水平,但大部分商品的出口增速却由于进口国的经济衰退而大幅下滑,这表明人民币汇率和出口不具有一一对应的相关性。

其实,出口量的增减与进口国的经济形势及实际有效汇率关联似乎更为密切。从2005年1月到2019年1月,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的实际有效汇率从83上升至123,实际升值接近50%。而在此同期中国出口的增速从月均超过30%降至10%左右,两者此消彼长的关系非常明显。

更进一步,我们也要看到,一国劳动生产率和技术进步、以及全球产业分工、基础设施的便利度等对出口影响更大。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从一个封闭的经济体一跃成为世界工厂,全球第一大出口国,是与种种经济改革、人口红利,技术进步分不开的,并非单独汇率因素可以解释的范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