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国经济

放手企业外迁,推进产业升级

胡月晓:企业外迁并不可怕,相反还为当地经济转型准备了条件;但企业外迁之路,却仍然不够迅速,原因何在?

经济发展阶段的改变,必然带来经济结构变化。

中国“两会”通过的《外商投资法》,向世界表明了中国进一步对外开放的态度。中国经济要上台阶,进一步的开放,必需是双向的,即既对外开放,也要为中国企业走出去提供便利化条件,这是经济发展的必然要求。

改革开放40年,中国人均GDP由1978年的385美元,发展到2017年的8827美元;同期人均国民收入由200美元增长到了8690美元。经济成长的规律和世界各国的经济发展经验表明,当中国由一个贫穷落后国进入到中等收入国家后,经济增长的模式将由要素扩张转变到效率提升,即经济结构调整、产业转型和科技创新等效率提升因素,对经济发展的作用将显著提升。

从经济结构转型的角度,中国当前面临着旧产业移出和新产业移进的双重任务。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经济发展的起步阶段,彼时中国贫穷落后,中国承接了大量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当中国经济进入转型升级阶段后,产业升级等经济增长质量提升的需要,就要求中国将不再具有国际竞争优势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出去。

除了劳动力、土地等价格上涨,不再支持劳动密集型产业发展之外,产业提升的政策导向也使得大量原先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强烈感受到了政策的变化——原先的支持政策大量消失,政策对它们越来越不友好。具体表现诸如:越来越严格的劳动用工条件、超乎企业承受力的环保要求、财税优惠条件的消失、信贷等金融支持环境的转向等。可以说,近几年深刻感受到中国营商环境变差、对中国发展环境有诸多怨言的,正是这类需要转移出去的企业!

从中国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的角度,近几年中国企业的外迁,不是太多、太快,而是太少、太慢!企业外迁显然可以为国内经济的发展,创造“腾笼换鸟”条件,使得经济发展的有限空间资源得到重新利用,并实现国内资源重配、效率提高的功能。实际上,大量的普通制造业企业,尤其是劳动密集型企业,在中国经济发展中很有点“鸡肋”味道!除个别地方外,大部分地方对显然已不具有国际竞争优势的这类产业,虽然全力谋求转型、升级,却收效甚微。由于服务业等第三产业发展不够快,社会就业压力比较大,对这类企业却又不得不保。

具体到个别企业,由于市场环境、生产技术、经营条件等的差异,也许有符合产业升级方向的企业转移到国外,比如某玻璃制造商。这类企业基于自身的发展,对营商环境有着独特的个性化需求,并且全球布局、全球经营,是这类已成长为跨国性大型集团的运营需要!这类企业的外迁,和大量曾经是长三角、珠三角区域经济活动主体的中小企业外迁,有着本质区别。

因此,中国企业的外迁,并不是某些人士担忧的经营环境恶化和经济发展前景忧虑。在世界银行于2018年10月31日发布的《2019年营商环境报告》中,中国2018年的排名大幅上升30多位,从2017年的第78位上升到第46位,进入世界排名前50的经济体之列。可见,中国当前的企业外迁,更多的是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后,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的自然需求。对于经济发展前景,笔者一直秉持有如下看法:中国经济转型时期会经历较长时期的“底部徘徊”。之所以会有较长时期的“底部徘徊”,是因为新产业体系和经济结构的成型需要较长时间,因而经济转型期经济增速经历“下降——走平——回升” 三个阶段,会有2次拐点、2次转变过渡期。2012年以来,中国经济年度增速已连续7年运行在(6.6,7.7)的狭窄区间。笔者认为,2018年中国经济增长已临近“底部徘徊”阶段的尾声,伴随着供给侧改革重心渐次由“去杠杆”——“补短板”——“降成本”的转移,投资将逐渐回升,中国经济运行稳中偏升的增长格局,态势已越来越明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