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种族歧视

《绿皮书》的中外评价差异说明了什么?

刘远举:习惯于流于浅表的正能量温情,与警惕不堪回首的历史重来导致的政治正确,正是《绿皮书》在国内大受欢迎而在国外饱受争议的原因。

《绿皮书》拿下了奥斯卡最佳影片,但争议随之而来。

影片根据真实故事改编,1962年,久负盛名的黑人爵士乐手唐•谢利到美国南方进行巡演,出发前雇用了意大利裔美国人托尼•利普当他的司机兼保镖。影片讲述的就是这两个月期间,两人在美国南方歧视黑人氛围之下的冲突及弥合。

影片的结构称得上精巧,用三重错位与交换形成了精妙的冲突。

第一重错位,是在上世纪60年代,在一个种族隔离仍然大行其道的时代,黑人成为雇主,而白人被雇佣。最典型的场景是,汽车途中爆缸,白人在修汽车,而黑人悠闲的旁观,路旁田里劳作的黑人惊讶地看着这个画面。黑与白、穷与富,身份的交错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第二重,是电影将大部人心目中固有的黑人白人的形象和身份来了个对调,托尼浑身市井小民气息,粗俗、率真,而黑人却是精致的、有文化的、富有,高傲但同时又敏感、自卑。

第三重,不是身份的错位,而是场景的快速交叉与变换,作为钢琴家身份与作为黑人的身份,穿插在不同的场景中,来自同一人的尊敬与歧视的变换,仅仅需要几秒钟——快速的变化带来激烈的冲突。

戏剧的一个常用模式是,一开始冲突的两方,在剧情发展之后完成蜕变,向自己的对立面转化。所以,一开始形成的错位之后,是归位。这不是应该归位的归位,而是抛弃对刻板印象的抵制,从所谓从见山不是山,到见山是山的境界。于是,黑人钢琴家弹起了黑人的曲子,当了司机,也吃了烤鸡肉,白人则学会了优雅地写情书,也毫无芥蒂的想邀请黑人到自己家中一起过圣诞。

这种安排对于中国人来说,首先是反种族歧视的,是先进的,某种程度上,还是反抗之后的和解,提供了更高层次的伦理审美,而且电影还是轻松、幽默、温情的,所以大受欢迎。

中国人没有种族歧视的历史包袱,虽然不少中国人天然的有种族歧视观念,虽然随着越来越多的黑人涌入中国,但这个混杂着歧视与正当的对黑人的负面情绪并未进入主流,中国人更多的看到电影中的戏剧性与温情,也即看到好的一面,所谓“正能量”。所以,也难怪国内有这样的评论“但在弘扬社会正能量方面,片子还是没有什么可争议的”。

但对于欧美思潮来说,即便结构精巧,但这种正能量似的话语显然已经落后,是一种精巧的肤浅。所以不少人批评影片是陈词滥调。著名黑人导演斯派克李抨击片子对于黑人和白人之间的和解处理的太过简单,将种族主义描绘成一个可以轻易解决的问题,根本没有考虑到黑人在种族隔离中的真正感受。表面是平权与和解,实质上仍然是白人拯救黑人。

今年柏林电影节评委的Justin Chang表示:影片采取漫不经心的姿态,对黑人进行精神分析是极其傲慢的。黑人白心这种奥利奥式的身份设定,也堪称厚颜无耻,并把绿皮书称之为“继《撞车》以来,最差的奥斯卡最佳影片”。《纽约时报》相对温和一些,说奥斯卡就喜欢搞种族和谐的虚假幻想,它标榜真人真事,却处处故作轻松、幽默,且温情泛滥,是对那个严酷时代的大不敬。

当然,这也是美国电影界的传统争议了,如果把黑人的形象拍得太低了,就会被指为“白人救世主”,但如果把黑人形象拍得高大,则会有批为犯了“神奇黑人”(Magical Negro)的毛病。但是平心而论,这些批评并非没有道理,影片的确流于表面。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