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美关系

萨默斯:对中美关系的四个观察

萨默斯:美国应更谨慎地制定对华政策,否则美国就可能生活在他对自己的预言里,而离对话交流的道路越来越远。

2019年3月22日, 2019年哈佛大学中国校友公共政策论坛暨CCG圆桌研讨会在全球化智库(CCG)北京总部成功举办。美国前财政部长、哈佛大学前校长劳伦斯•萨默斯在会上发表演讲,与到会政商学界精英深度剖析了全球贸易局势和中美关系,探讨全球经贸政策和对外关系的发展。以下为演讲全文:

感谢大家的到来。我感到非常荣幸能够来到全球化智库(CCG)这样一个杰出的智库,与众多的中国政府官员和著名的学者专家进行对话交流。我认为此次对话是非常有意义的,特别是在全球危机重重的时下,这样的对话交流对各国合作以共同应对全球挑战具有深远意义。在此,我想简要地说一说我对中美关系的四个观察。

观察一:21世纪前半期的世界历史与中国的崛起密不可分

21世纪前50年的革命历史在很大程度上是与中国的发展和其对中国人民带来的改变相关联的。中国拥有近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并贡献了将近二分之一的世界经济增长。在不到两代人的时间内,中国从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一跃成为在人工智能领域具有重要话语权的国家,从一个近乎对外封闭的国家发展成为国际社会中最活跃的国家之一。

这些变化似乎让工业革命显得只是一场小规模的变革。但事实上,工业革命带来的变化是翻天覆地的,从性别分工到艺术形式再到科学的本质,从人们生活的地方到人们对发展的认知方式,再到人们看待彼此的眼光,工业革命改变了人类社会的每一个角落。

那些中国正在发生的变化对于世界历史来说也是极其重要的。如果中国的崛起像它所描述的那样和平,那么中国的腾飞则会是人类历史上积极的和卓越的一次进步。因为在这个进程中出现了许多令人刮目相看的事情,例如女性担任世界上最庞大的科技公司之一的总裁。这对整个世界历史来说都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然而,二十一世纪很可能是一场悲剧,而这场悲剧很可能充满了中国快速腾飞的同时带来的冲突和矛盾。根据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Allison)教授提出的修斯底德陷阱,现在这场世界危机是难以消除的。

观察二:美国压制中国的政策一直存在

讲出这个观察并不是一件开心的事情,但是我认为这就像一个朋友在向另一个朋友说出真相一样,即使他不希望听到这样的消息或者不愿看到这样的真相。在过去的三十个月里,美国对中国的看法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并且我认为这个改变并非世界各国认为的那样,只是在特朗普当选总统后才产生的。在我判断,当2020年的总统候选人谈及外交政策时,他一定会批评特朗普,说他对中国的态度太温和了。这就像比尔•克林顿批评老布什,说他的对华态度太温和了;就像奥巴马在一定程度上也在批评小布什的对华态度太温和了。事实上,我认为如果当时希拉里•克林顿竞选总统成功,那么她的上任后的对华政策可能会比特朗普总统的政策更加大胆。

在美国,一直以来最主要的对华友好群体是商人和企业家。然而,在这个群体中一直以来也存在大量的对华不满的情绪。因为他们感到在对华出口业务上受到了不公待遇,这种不公待遇在他们对华投资和合作时体现得更加明显。这种不满情绪近年来在美国不断扩大,他们认为尽管中国的经济在不断增长,但是它不仅没有更加开放,甚至与六十年前相比,其开放意愿还减弱了。而且从其他国家对中国的态度来看,他们也认为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更加高涨,包容性则下降了。这种判断是基于近年来中国的军事行动做出的,如中国在南海问题和在近太平洋海岸填海造陆问题上的行为。同时,这种判断也是基于中国的其他经济主张的,如“一带一路”倡议。这还是基于中国对宗教信仰的意识形态转化行为上的。中国的种种行为都令国际社会——特别是美国——感到这种良性共存和合作与一直以来对华实行的宽松外交政策已经不再适用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