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德国

书评:欧洲不情愿的霸主

巴伯:《德国与欧盟:欧洲不情愿的霸主?》一书作者认为,在当今德国社会中仍然明显存在某种领导权回避情结。

研究德国问题的专家经常写道,这个民族很难与过去和解。首先,他们一直记得1933年至1945年灾难性的纳粹时代。然而,要理解纳粹为什么上台,就需要对历史有所了解:即1871年德国统一后、一战期间以及1918年后魏玛共和国(Weimar Republic)有缺陷的民主制度下,德国社会和国家是如何演变的。

也许理解德国的努力不应该就此止步。西蒙•布尔默(Simon Bulmer)和威廉•帕特森(William Paterson)在他们撰写的可靠而引人入胜的书中提出,德国人会受益于直面波恩共和国(Bonn Republic)时代。也就是1949年诞生的西德,在1989年柏林墙倒塌后与前共产党国家东德统一。

与不堪的东德相比,当年的西德是德国历史上最繁荣、最自由的国家。但它也存在两位作者所称的“领导权回避情结”,即不愿把行使权力视为正常之事。相反,西德的身份认同、自由派国内秩序和国际信誉的基础,是基于努力置身于欧洲一体化的核心位置,抵制昔日强悍民族主义的诱惑。

在东、西德统一近30年后,几乎没有一个德国的朋友认为,德国以这种方式躲在壳里是可取的。德国被视为欧盟不可或缺的力量,人们期待德国为欧盟面临的诸多挑战(从移民到欧元区不稳定)找到答案。

然而,两位作者认为,在当今德国社会中仍然明显存在某种领导权回避情结。自1990年以来,恢复国家主权和统一似乎把德国——更具体地说,是过去的西德——变成了“一个稳定、自满的政体……公众舆论坚持要求优先考虑德国经济利益”。对欧洲统一的很大一部分热情已经消退。

考虑一下德国是如何处理2008年后欧盟银行业危机和主权债务危机的。政界人士、央行行长、宪法法院法官、媒体评论员和普通民众都认为,可以接受向希腊等国提供紧急财务援助,但必须附带严格的条件。这些行为主体大多对这样一个事实视若不见:德国各银行不顾后果的放贷在“欧元区危机中扮演了近乎同谋的角色”。这本书的核心是两个问题:德国已经成为欧洲的霸主了吗?德国的国内政治是抑制还是帮助了它发挥这种作用?在布尔默和帕特森看来,德国在经济事务上是天生的领导者,这要归功于其长期财政稳健、出口实力和社会市场经济模式的吸引力。然而,在欧元区危机期间,德国施加了一些有争议的解决方案,使得南欧国家不愿支持德国的领导。

在国内政治方面,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在2015年决定允许约100万难民和移民入境,导致了“公众迟来的报复”——在2017年联邦选举中,右翼民粹主义的德国新选择党(AfD)在全国取得突破。作者预测,在移民问题上,“未来任何一届德国政府都会非常谨慎”。

柏林的一些战略家把德国形容为“Gestaltungsmacht”——两位作者把这个难以捉摸的术语翻译为“建构大国”。这个概念没有直接的军事含义,但如果德国普通人见到这个词,他们中的大多数可能会作出怀疑或敌意的反应。反军国主义的本能根深蒂固。德国应该主要是由文职官员领导的国家——这一理念得到强有力的支持。

与此同时,“德国的军事装备处于危险状态,几乎没有可以部署的装备。”在外交和国防政策方面,“我们距离看到国内支持(德国)扮演霸权角色还有很长一段路,简直要以光年计算”。

如果说欧洲面临什么风险的话,主要风险是欧盟——德国人在国内建立并在国外支持的自由秩序的支柱——可能面临生死存亡的威胁。这可能对德国造成极其严重的冲击波,并波及整个欧洲。两位作者表示,欧盟从未面临过“德国制造”的危机,但“现在这种可能性比以往更大”。

书评作者是英国《金融时报》欧洲事务评论员

《德国与欧盟:欧洲不情愿的霸主?》(Germany and the European Union: Europe’s Reluctant Hegemon?),西蒙•布尔默和威廉•帕特森著,红球出版社(Red Globe Press),32.99英镑

译者/马柯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