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美贸易战

大国对弈:运筹于5G,决胜在边缘计算

张洪海、胡立:5G与边缘计算相融:实现基础科学技术突破,成为大国胜负手的压轴底牌。

中美谈判重启,谈判过程曲折,双方博弈的焦点和对垒的筹码始终离不开5G、数据跨境流动(AIoT的原料)、云计算等高科技领域的技术和市场话题。近日,据悉云计算市场或将通过自贸区试点模式对外开放,这也使得其他利益的对弈焦虑感倍增。作为5G落地部署的直接受益者以及云计算息息相关的“孪生胞弟”边缘计算,也可能卷入其中,但完全不会影响其未来在行业中快速脱颖而出,成为助力国家产业数字化的重要动力。

伴随中美谈判进程,A股资本市场风云变幻,5G拉动一波主力行情,这波行情快速席卷柔性屏、物联网、智慧城市等概念。边缘计算也毫不例外,在公募基金市场边缘计算概念基金上季度(2019Q1)平均涨幅35.14%,排入Top 10最火概念板块且后劲十足。百度搜索指数显示,近90天边缘计算搜索指数移动端同比增长457%,环比增长178%,其搜索绝对值更是在3月初达到峰值,甚至超过5G。

5G与边缘计算技术发展和深度融合

谈5G和边缘计算的内核技术,必须拨开现象看本质,正所谓历史是面镜子,所以往往物质的本质都是蕴藏在其本身的成长路径之中。回顾1G到5G的发展,底层网络基础设施不断经历着一次次革命性的进化。从1G的频分多址(FDMA)模拟调制方式到2G的时分多址(TDMA)和码分多址(CDMA)共存,再到3G中码分多址(CDMA)的彻底引领,标志高速IP的数据网络时代来临,手机上网变成了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然而,进化仍在继续,4G研发被迅速提上日程,上网速度提高到3G的50倍,实现了三维图像高质量传输。但是面对服务场景的多样化、复杂化、专业化,场景本身对网络的时延、带宽、计算和存储等全维度提出了立体化挑战,遂5G应运而生。据联合国国际电信联盟(ITU)对5G的标准要求,可实现增强型移动宽带(eMBB)、超高可靠低时延通信(URLLC)以及海量机器通信(mMTC)三大应用场景,并给出了高挑战的量化指标定义:峰值吞吐率10Gbps、时延1ms、连接数100万、高速移动性500km/h。可见其以“大容量、大带宽、大连结、低延迟、低功耗”为诉求,不仅实现了跨场景的用户体验,且打开了万物互联应用的“魔法之门”。

5G在万物互联场景下的各类应用,均难以与终端计算问题分而治之,而边缘计算技术毫无疑问承载了终端计算能力几乎全部。参考边缘计算联盟(ECC)与工业互联网联盟(AII)在 2018 年底发布的白皮书中对边缘计算的定义:连接物理世界与数字世界间的桥梁,边缘计算具有连接性、约束性、分布性、融合性和数据第一入口等基本特点和属性,并拥有显著的“CROSS”(即:连接的海量与异构、业务的实时性、数据的优化、应用的智能性以及安全与隐私保护)价值。从谷歌学术上以边缘计算为关键词的文章数量来看,可以将边缘计算的成长轨迹划分为三大阶段,蓄力期、增长期以及平稳期。

在蓄力期,1998年Akamai公司提出的CDN网络(即:通过负载均衡、内容分发等模块将用户访问导向距离最近的缓存服务器,从而降低网络拥堵,提升访问响应率)成为边缘计算的雏形,后经历Cloudlet(又被称为“小朵云”)概念,从内容缓存过渡到了功能缓存,强调的是云服务器上功能下行至边缘服务器,边缘计算便开始有了基本形态。此后技术研究员开始关注万物互联服务功能的上行,移动边缘计算(MEC)成为了最具有代表性的一种。在移动边缘计算中,终端设备被认为不具有计算能力,边缘服务器建立在终端与云计算中心之间,同时接近移动终端用户的无线接入网范围,可通过低延时、高带宽等特点提升用户体验,并成为5G发展中的关键技术。随后美国太平洋西北国家实验室的一份内部报告提出,边缘计算既包括了云服务功能的下行,同时也包括了万物互联服务的上行,并且边缘计算终端急需具备计算能力。2015年增长期到来,边缘计算在美国政府、学术界、工业界炙手可热,国内的发展速度也未滞后,华为、中科院、ARM、Intel等在北京成立了边缘计算产业联盟,不断整合资源,加强合作,引导该领域进入“深水区”。2018年后,迎来平稳期,边缘计算被推向了大众,云计算公司、CDN公司、通信运营商、设备厂商、核心研究机构纷纷开始发声,这也导致我们现在看到的资本热潮和流量热潮的汇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