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教育

“小升初”里的经济学:跨期选择

李静:小升初只是孩子教育发展的一个时间点,但父母过高的预期和短视行为,如同经济学跨期理论中对跨期因素的过高折现率,却可能对孩子的成长造成潜在的伤害。

【编者按】作为在女儿的成长过程中一直努力学习的父亲,作者希望分享和小学生女儿之间的家庭教育,以及日常相处的感悟和惊喜。本文为“陪伴成长”系列第六篇。

临近小学五年级学期期末,女儿和很多同龄的小朋友们一样面临着中学的选择。拿着学校发下来的登记表格,看着手机微信里各类小升初的攻略广告,听着身边年龄相仿的孩子家长之间的关切询问和感叹,让人不由地疑惑,小升初这一正常学习阶段的延续难道已经在重要性、战略性和决定性上比肩国内高考和海外知名大学的申请了吗?

在经济学研究中有一个跨期选择(intertemporal choice)的理论。它是指人们衡量不同时间点做出决策后的成本和收益。比如我们日常生活中遇到的,要不要读研究生、将来和谁结婚、结婚后何时要孩子、是租房还是买房等所有这些生活中的重要决定,其中都有很强的跨期因素需要考虑。孩子的教育规划也不能例外。当瞄准藤校的家长面对藤校的一些区域配额潜规则时,开始筹划早早把孩子送出去读中学,期望以非中国区申请者的身份获得一个优先录取资格;当得知特长生能够获得大学录取加分优势时,家长们会连忙把孩子早已捉襟见肘的课外时间里再安排上艺术或体育的课程……这都是跨期因素在影响着我们在孩子教育规划问题上的决策。那么在小升初这样一个教育阶段选择档口,跨期因素的影响当然是常见和重要的。

面对女儿小升初的安排,孩子的妈妈和我也是着实花了一段时间研究和讨论。刚开始的时候,考虑的因素很多,比如学校的排名、课程安排、课业负担、对外交流的机会和毕业学生的大学去向等,密密麻麻在纸上罗列了很多,也利用可能的机会在线上和线下进行了一些探校和访谈,尽可能多搜集一点信息来帮助决策。

然而了解越深入,我们就越发现,受限于信息不对称和因素变化的未来不确定性的影响,在我们过高的自身折现率要求下(短视行为影响下),当前阶段因素的考量过程可能是低效的,其结果是不能有代表性的。举个例子,为减少高中生辍学率,某地区颁布了一项法案修正“未满18岁的学生如果辍学,将失去他们的驾照”。法案颁布第一年,当地的辍学率降低了三分之一。也就是说,促使原打算辍学的高中生继续完成学业的原因只是为了不失去驾照。同样,我们在孩子小升初这一问题的决策上很难厘清这些短视行为的影响。与其过分纠结于学校之间的比较,不如多从孩子自身的条件和可能形成的认知发展的角度来考虑。

当妈妈和我有了这样的共识之后,我们把女儿也邀请到小升初的话题讨论中,而且话题的范围从学校的选择,延伸到如何让选择助力女儿未来的发展。在讨论中,我们认为:

首先,未来人生发展,不可能各种技能样样精通,与其把有限的时间平均分配到各种课外补习、练琴、绘画和体育特长培养上,不如踏踏实实地根据自身兴趣爱好和专长,集中时间让自己的长处更长。那么所选择的学校,其无论在课程设置和课业负担上,应该和自己未来发展的预期相一致,能够在兼顾基础知识学习的同时,提供时间和机会让女儿去发展自己的兴趣和特长。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