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贸易

一位跨境电商从业者眼中的“走出去”

李聪:除了架桥铺路做买卖,也要重塑自己的价值观。是往低看还是往高看,我们需要确立自己的坐标,要有放眼世界的心胸。

纵腾网络是目前国内最大的海外仓企业,刚开始只是在网上做游戏币交易,将诸如魔兽世界等游戏里面中国玩家练出来的装备卖给外国买家,发现其中的利润空间很大。接着我们发现中国的商品也可以通过网络卖到国外,成本1元人民币的商品可以卖到1美金,利润同样很大,于是开始涉足跨境电商行业,成了第一波从业者。

那时候我们不知道邮政小包是可以从中国直接打包寄到国外去的。为了解决物流的问题,老板在美国找了福建长乐的发小作为合伙人,租了仓库把货成批运到美国再从仓库直接发货,于是歪打正着比其他电商早了六七年开始用海外仓做跨境电商。也就是说,在2014年开始兴起的海外仓模式,纵腾在2007年就开始做了。海外仓发货服务质量更好,跟热衷打价格战的同行相比,显然更胜一筹,到了2013年获得ebay平台“Best GMV(最高销售额)Award”奖项。

2014年之后,电商平台流量开始从PC端转向移动端,亚马逊崛起,而我们公司是做ebay出身的,刚开始做亚马逊的时候很不习惯,遇到了亏损等问题。在行业面临洗牌的背景下,大家选择了不同的发展道路,纵腾选择把原本只为自己服务的海外仓释放给其他跨境电商卖家用,所以迅速占领了行业头部的位置。

现在,我们的定位是跨境电商的基础设施服务商。为什么不只讲物流?因为跨境电商需要的是一个创新的生态圈,物流这个概念无法涵盖未来的发展空间。基础设施服务商是指什么?就像高速公路一样。高速公路只是路面的变化而已么?并不是,还要有加油站、休息区、路灯等配套设施。跨境电商基础设施服务也是这个道理,不仅仅是物流,也不仅仅是仓储,而是综合服务,而且是以信息化为核心的综合服务。

以深圳到巴黎的跨境服务为例:今天下午卖家把包裹交给我们的云途物流,我们派车去卖家仓库拿货,再将商品拿到中转仓库,进行重新打包分拣;第二天凌晨就把货物拉到香港机场,装上直飞巴黎的航班,第二天的下午四五点钟就会到达巴黎机场,隔天早上清关,交给法国邮政送到法国客户手上,一共需要5-6个工作日。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把不同的服务商调集起来,这意味着法国邮政见不到它的用户,我是它的上游,但真正的卖家客户是我的,不是法国邮政。我们是综合解决方案的提供商,不同环节调配不同的服务商。

这种现象在很多领域都有。原来打电话,需要到电信去注册号码,有了微信语音之后,我们还在打电话,但已经不是电信的客户,而是微信的客户,电信只是一个通信管道商,用户是注册微信账号,不是电信账号,对电信来说,它看到很多人在打电话,但这已经和它没关系了,电信和打电话的人中间隔了一层玻璃墙。银行也是如此,钱虽然还是通过银行卡在流动,但主要是通过支付宝和微信这些新的服务商。在以上两个例子中,电信和银行只是做最基础的服务,客户增值这一块他们没有机会接触到,因为客户不是它们的。

跨境电商虽然也在卖东西,但模式和传统贸易很不一样。传统贸易的一个很大问题是中国只管制造,销售渠道在外商手里,中国制造商接触不到消费者,根本不知道销量分布情况,很多时候是盲目的,受制于人,外商不把你当供应链,你就不是供应链,因此只能压低价格让外商获利,他才会采购。跨境电商使得中国制造直接对接消费者,知道了消费者的喜好,这是做自己品牌的前提;也知道了消费者的分布,比如在美国,消费额排前十的州加起来占了总量的70%左右,剩下四十多个州只占30%,美国西部、东部、东南部的消费比较集中,中部大片的州没多少订单。知道了美国零售市场的这些数据后反馈给前端生产者,他们就可以更加灵活地制造适合市场需求的商品,调整供应链,减少浪费。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