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联想

用联想再造联想

周掌柜:这一年联想发生了哪些变化?联想誓师大会的背后隐含着哪些战略性转变?这艘大船能否继续承载国人科技立国的愿望?

2019年4月初,联想集团的全球誓师大会气氛异常火爆,整个演讲舞台很像一场业绩巡展。你很难想象杨元庆、刘军等高管如数家珍的列举了过去一年所有业务增长的所有数据,在谈到“面对风口联想需要战略定力”的时候,杨元庆的声音有些颤抖,可以感知他曾为此承受的舆论压力。而刘军谈到“联想800美元以上笔记本电脑22.5%的市场份额首次超过苹果”,几乎喊了出来。这些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今天回到了毛头小伙儿的战斗姿态,无所顾忌,大声宣言,此刻的联想太需要胜利了。

回顾2018,对于联想集团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这一年公司经历了创业35年来前所未有的煎熬、曲折和收获,跌入悬崖之后逆势崛起。单从资本市场表现来看,大盘血雨腥风,联想先抑后扬。4月26日,联想集团(00992)港股股价在连续跌落近3年之后至3.32港币的历史最低点,相比外界对后起之秀小米千亿美金市值的吹捧,联想全球化战略受到潮水般的攻击。而就在一年之后的2019年4月10日,联想股价逆市涨到7.58港币,涨幅228.3%,这是2015年4月以来联想第一次持续性的单边上涨。与此对应的是港股和A股科技明星企业纷纷跌落,市值神话破灭,因为“创新乏力”倍受诟病的联想却重回《财富》杂志最受赞赏的大陆科技公司行列,美国《商业周刊》惊呼:联想绝地逢生,成为2018年中国最热门的科技股。

那么,这一年我们身边的联想发生了哪些变化?联想誓师大会的背后隐含着哪些战略性转变?这艘大船能否继续承载国人科技立国的美好愿望?为了回答这些问题,笔者历经4个月对联想中国区的北京、天津、山东、深圳等多个省市的高管、离职员工、经销商做了深入访谈,力求在争论之外客观呈现联想“智能化再造”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新思维:用“智能引擎”锁定“长期竞争力”

实际上,此刻,国内舆论对联想的观点对立依然超出想象。看多者底气十足的宣布:联想抗周期且宝刀未老,全球化开出硕果。但看空者依然纠结于这家全球PC之王是否拥有他们理解的技术?手机业务还有没有翻盘机会?骂联想成了“政治正确”,如何理性看联想成了一个辩论题目,甚至是哲学命题。抽象背后的逻辑,实际上没有任何一个评论者可以放下柏拉图《理想国》式的视角看联想,这很像联想高管乔健提到的逻辑——国人把联想当成“战略性品牌”寄予厚望,而联想在其成功历史中很多次用近乎《理想国》中“正义”和“理想”的逻辑阐述自己的社会价值,这同样影响批评者饱含深情;另一方面,很像约翰•罗尔斯《正义论》“未知之幕”的逻辑 (也被翻译为“无知之幕”,哲学隐喻是人们在一个幕帘的背后商量好对于未来世界规则和角色的共识),对于联想全球化的幕帘被拉开的时候如何判断其成功并没有一致的标准——有人定义技术领先最重要,有人看卖了多少硬件,有人定义市值是标准,但也有人看到的是全球化的抗周期性和可持续发展。对联想的分裂认知源自国人内心对中国品牌无限热爱以及对全球化企业成功标准的模糊认知。争论不可避免。

但联想在这次誓师大会上展现出来直面问题的坦率,前所未有,超出想象。刘军直言不讳的用“三股逆风”概括PC业务过去一年中国区面临的挑战:第一股逆风是供应危机,他披露由于供应链问题曾影响几百万台产品的缺货,带来巨大市场压力;第二股逆风被他定义为“市场寒流”。据他所言,2018年11月份的时候,IDC对于中国市场的预测还是非常乐观,到了2019年2月份的时候预测一下下调为-8.2%,3个月下调幅度高达近10个百分点,历史罕见;第三股逆风是“跨界竞争”,让本来已经进入下降期的PC市场竞争更加激烈。这样的逆风中,联想中国区PC业务实现5年来首次收入正增长极其艰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