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慧智女性

杨好:用写作打破性别标签

“女性小说很容易走入自己的白色或者粉色的小世界。”面对性别标签带来的困惑,作家杨好用去除雕饰、骨感硬核的文学做出了回应。

有这么一群用中文写作的作家,他们受益于渐次开放的世界进行创作,也在用自己的作品打破性别、国界带来的种种局限,向世界展示着不同的可能性。作家杨好可能是其中之一。

“女性小说很容易走入自己的白色或者粉色的小世界。”杨好说。的确,当我得知自己将要采访的是一位“青年女作家”的时候,最先联想到的是网络文学和畅销书的包装套路——被粉色花瓣铺满的书封和一个细腻敏感的四字笔名。采访前,我甚至准备了一些在职场取得成功的女性常常会被问到的话题——如何平衡工作与家庭、为了事业做出了哪些牺牲。后来我才知道,这些都是没有必要的。

我面对的并不是一位成功学意义上的企业家或是成功人士,而是一位和我年龄相仿但才气横溢,不久前才正式开始自己文学创作的作家。在那之前,她学习过编剧、比较文学和艺术史,写过一本《细读文艺复兴》,也有过创业经历。

采访中,她提到了性别投射给她带来的困惑。“当你作为一个女性出现的时候,你聊任何的艺术、文学和历史,会天然地被人蒙上一层‘知识付费’的标签,因为大家会觉得你在教给他们一种生活方式,而不是去思考一个东西。”而她自己则是希望通过写作打破这种标签。

她的第一部小说刚刚出版,书名为“黑色小说”,和她自己的名字一样干练。小说描绘的是两位留学英国的主人公“M”和“W”不断面临的关于生存哲学、文艺追求、身份认同上的困境。这种冷调的写作总是让我对作者本人的文学观感产生好奇。整个采访中,除了提到对杨好的文学气质产生深刻影响的父亲之外,我们没有谈论她的个人生活。我想,如果抛开事前准备的采访提纲,仅仅是小说内容和文学观感就足以撑起我们一整个下午的讨论。毕竟,文学是作家的永恒追求,而打破性别标签可能只是这个过程副产品。

以下为部分访谈实录:

FT中文网:首先谈一谈你的第一部小说——《黑色小说》。这部小说的灵感来源于何处?

杨好:其实我的小说并不是灵机一动,或者是在某一个瞬间的灵感触发下的结果,它更像是一个准备已久的文学宣言。因为我是属于憋了很长时间再去动笔写作的这种类型的作家,而不是所谓的天赋型作家。我最大的文学冲动发生在自己的青春期,那个时候我有一种急切的愿望想要写小说,但是我父亲和我自己都把我的这种冲动压了下来。我父亲说:你写的是小说,并不是诗歌,所以需要继续成长,甚至是把冲动后退一些,之后会有更好的效果。然后我就有意识地压制了自己十几年。所以它更像是一个憋在心里已久的故事。但我所指这个“故事”不是具象的故事本身,而是故事这个概念。它其实表达了我对文学的某种看法,或者说我想创作的某种文学的形态。

FT中文网:你的父亲是一位诗人。他在培养你的写作爱好以及在你的写作过程中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杨好:我父亲对我产生了非常重要的影响。首先,我无可避免地沾染到了他的文学气息和文学品位。我觉得对于一个作家来说,给到孩子最大的财富其实是他庞大的书房。我无可避免地在他的书房里面去长大,看他喜欢的书。其次是他给了我一定程度的纵容。毕竟我们还是在一个体制内接受教育,但是在这个教育体制下,他给了我最大程度的放纵,让我能够迟到早退一些,不用那么循规蹈矩地去上语文课。所以我一直以来对于条条框框的东西有一种天然的叛逆,不自觉地想要去打破一些东西。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