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生活时尚

西方艺术界如何看待“叶永青事件”?

Luning Wang:“合理转化利用”是西方判定作品侵权与否的关键因素。但在作品中向灵感缪斯致敬却是公认的道德底线。

自从比利时艺术家Christian Silvain公开谴责中国艺术家叶永青30年来一直“抄袭”自己的作品,且其“抄袭”的作品比以高于原作数十倍的价格在二级市场流通后,此事在中国社交媒体上掀起轩然大波。主流舆论认为,这件事体现了老一辈中国当代艺术家创作缺少原创性和职业道德。而至今鲜有艺术行业人士公开对此事做出评论,也引发了“艺术创作、评论和市场等多个环节在内的中国当代艺术信任体系崩塌”的反应。

左:叶永青1994年作品“小妹妹-今日没功课” 右:比利时艺术家Christian Silvain作品

四月初,香港苏富比当代艺术春拍上几位与叶永青同时期的当代艺术家作品流拍、或者以低于估价成交的现象,亦被部分媒体称作是“叶永青抄袭事件”的后续反应——市场正大幅度调整与叶同时代的一批中国当代艺术家作品价格。

如果说中国当代艺术没有建立完善的信任体系,欧美是否在这一点比中国更胜一筹,构建出了信任体系,并有值得中国借鉴的地方呢?欧美艺术界人士对叶永青抄袭一事持有怎样的观点?西方曾出现的类似艺术家抄袭事件又对艺术家的市场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抄袭”、“挪用”还是“侵权”?

带着这几个问题,我搜索了西方媒体回馈以及西方出现过的艺术家抄袭事件案例,并向收藏中国当代艺术的西方藏家、拍卖行和画廊主发出访问的邀请,却屡屡遭到拒绝。没想到在“言论自由”的西方,也出现了针对“叶永青抄袭”一事艺术行业的“集体失声”。其中原因,最主要是因为西方艺术行业人士对这件事并不了解——到目前为止,没有一家西方主流媒体和英文艺术媒体对此事进行过报道。这件事在艺术家Christian Silvain的祖国比利时也是非常小众的新闻。媒体的反馈从侧面体现了中国当代艺术在全球视野中仍然不太受关注。

欧洲一位不愿意公布姓名的藏家表示,自己并不了解整个事件的来由及经过。他认为这件事在中国很轰动是因为叶永青的身份,并提出在西方出现“抄袭”争议的在世艺术家也为数不少。美国擅长“挪用”的艺术家包括杰夫•昆斯(Jeff Koons)、理查德•普林斯(Richard Prince), 以及比利时艺术家吕克•图伊曼斯 (Luc Tuymans) 等人都曾多次被告抄袭与侵权。而艺术家涉及到侵犯他人著作权的后果,包括对市场的影响,应该仅受限于抄袭的艺术家本人,而不应该上升到讨论整个国家艺术体系的信誉问题。

英国苏富比艺术学院法律教授、英国艺术法律专家Henry Lydiate表示:模仿、挪用、抄袭和原创等概念从来没有非常清晰地被理解、定义和划分过。西方的多起艺术家侵权的诉讼案例体现出挪用与抄袭、侵权之间的差异非常细微。叶永青是否有意“抄袭”Christian Silvain 的作品?Henry Lydiate认为,根据大部分国家的法律,会考虑被著作权保护的作品是否整体或是很大一部分被另一位艺术家在没有经过许可的情况下使用,而法律上最难判断的是,“substantial”(很大一部分)通常来讲是一个性质上的判断,而不是量化的判断。也就是说,并不是是否50%以上被著作权保护的作品被“盗窃”,而是是否被著作权保护的作品的主要部分被挪用。即使每个国家法律不同,法官通常会通过“non-expert eyes" (非艺术专家的)视角来检验是否被著作权保护作品的重要部分或大量被挪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