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印度

中国企业出海印度,如何提高生存率?

胡剑龙:两位领导全球社交媒体的年轻人,Facebook的扎克伯格和字节跳动的张一鸣,可能需要重温老安巴尼的训导,学习如何与印度政府打交道。

“您成功的一大原因,就是善于适应外部环境,怎么做到的?“

1980年代末,《今日印度》的记者将这个问题丢给老安巴尼——印度的石油巨鳄,信实集团的掌舵者。

“最重要的外部因素是印度政府,你得把自己的想法装到政府脑袋里。这是最重要的。”

信实集团的成功裂变,证实老安巴尼的老辣。他的两位儿子继承衣钵后,信实王国一路扩张,如今已横跨油气、传媒、娱乐、电信、银行等众多毫不关联的产业。

对于两位领导全球社交媒体的年轻人,Facebook的扎克伯格和字节跳动的张一鸣,可能需要重温老安巴尼的训导,学习如何与印度政府打交道这门技艺。

在4 月 24 日的一次电话会议上,扎克伯格又和印度政府杠上了。他重申,Facebook反对数据本地化,尤其是那些法治不健全的地方。“在有些国家,用户数据可能得不到保护,因此我们不会在这些国家存储数据。这些国家法治薄弱,政府也可能强行访问数据。”

尽管没有点名,但不难判断,扎克伯格说的就是与Facebook龃龉不断的印度政府。后者一度威胁,关闭Facebook旗下的Whatsapp。

同一天,万里之外的印度南部城市金奈,一场决定TikTok(抖音国际版)前景的听证会正在进行。4月中旬,应印度一家地方法院的要求,谷歌和苹果的应用商店将TikTok在该地区下架。这一度令在国外高歌猛进的TikTok倍感压力。

听证会在傍晚结束,TikTok大松一口气,法院决定取消下载禁令。5月6日,TikTok在印度恢复下载。

自剑桥事件爆发后,欧美政府开始不断收紧对社交媒体的监管。而Facebook和TikTok在印度的遭遇,则昭示在新兴市场,尤其是亚洲的政策风险。

而东南亚和南亚则是中国直播、短视频出海大潮的热门目的地。以印度为例,2018年在当地排名前一百位的应用中,44个来自中国,相当一部分是中国输出的直播和短视频产品。TikTok的案例,也给出海企业提供了检视自己国际化方案的机会。

出海印度

相比BAT,只有7岁的字节跳动选择了一条更执着也更艰难的出海之路。TikTok的成就与麻烦,都来于此。

2015年的乌镇互联网大会上,张一鸣发表自己的“国际化宣言”。他说,“中国的互联网人口,只占全球互联网人口的五分之一,如果不在全球配置资源,追求规模化效应的产品,五分之一,无法跟五分之四竞争,所以出海是必然的。”

印度很早进入张一鸣的视线。2016年底,字节跳动以2500万美元注资Dailyhunt ,它被称为印度版“今日头条”,其实勉为其难,它只是印度主流报刊的聚合,没有形成今日头条上的生态。

Dailyhunt位于印度班加罗尔的Koramangala区,笔者也寄居于此,居所与Dailyhunt的办公室不到一公里。此后的大半年,字节跳动的团队不断拜访这里。

不过,张一鸣押注印度,可谓已胜半筹。自2016年起,中国的社交产品,尤其是短视频等,开始迅速在海外崛起,印度则是核心战场。

2018年底,笔者拜访位于广州番禺的欢聚时代,它由一位前媒体人创办。最近几年,在东南亚和印度的扩展可谓疾风劲雨。

而在年初,欢聚时代旗下的海外直播产品Bigo宣布,APP的累积下载量已超过1亿,仅2018年就被下载了2500万次。印度用户占到其总用户群的64%。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