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美关系

中美竞争与新的“中间地带”

张锋:美国在本次亚洲安全峰会上阐述了印太战略的最新进展,地区国家则流露出对中美竞争的焦虑感的急剧上升。

每年一度的“亚洲安全峰会”(又称“香格里拉峰会”或 “香会”),是亚太地区安全趋势的风向标,对理解美国的亚太安全政策和亚太地区国家的安全观尤为重要。

同往年一样,在5月31日至6月2日举行的2019年度峰会上,美国国防部长(这次是代理国防部长)阐述美国政府的安全政策,地区国家代表(这次是新加坡)阐述地区观点,以国防部长魏凤和领衔的中国代表团阐述中方的安全政策,其他国家官员和学者各抒己见。

美国在这次峰会上阐述了印太战略的最新进展,地区国家则流露出对中美竞争的焦虑感的急剧上升。这一战略焦虑感对地区和国际安全局势的演变具有重大意义,因为它预示了在中美战略竞争的新形势下一个新的“中间地带”的形成。

美国的印太战略

在2017年的“香会”上,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发表特朗普政府的首个亚太安全政策演讲,重申美国对亚太地区的安全与繁荣的“持久承诺”,并强调这一承诺基于战略利益和共同的价值观。他的主要目的,是向亚太地区关心美国存在的国家做出战略担保:特朗普政府还是会延续美国历届政府对亚太秩序的承诺,而不会从亚太地区“撤出”或者把地区领导权让给中国。这一演讲的基调与前任奥巴马政府“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基调如出一辙。特朗普政府还没有自己的亚太政策,马蒂斯没有使用“印太”概念,而是沿用了传统的“亚太”概念。

至于实施维护“基于规则的秩序”的战略承诺的具体措施,马蒂斯指出了三种渠道:加强同盟体系,开展与地区国家的防务合作并加强它们的国防力量,以及加强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实力。但这三条都是奥巴马时期甚至更早的美国政府的传统政策,马蒂斯口头的战略担保不能消除地区国家对迷信单边主义的特朗普政府的战略怀疑。

2018年6月,马蒂斯重返“香会”讲坛,首次阐述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显然,在特朗普政府的第一年,美国安全政策最重要的变化之一,就是确定印太战略为新的地区战略,这在2017年底和2018年初出台的《国家安全战略》和《国家防务战略》这两个重要文件中都有明确体现。马蒂斯将印太战略概括为深化同盟与伙伴国关系,支持东盟中心性,以及在任何可能的情况下与中国合作。他指出这一战略的四大方面:加大海上力量建设,强化与盟国和伙伴国的军事协作,加强与伙伴国关系的法治与透明度,提倡市场引领的经济发展。在地域上则面面俱到:东北亚、东南亚、南亚、大洋洲、太平洋岛国甚至英国、法国和加拿大都在其视野之内,大有把这一广阔地区的诸多国家进行串联之意。

美国副总统彭斯于2018年11月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亚太经合组织会议的演讲,是美国推进印太战略的又一重要步骤。这一演讲揭示反制中国的“一带一路”和构建印太地区安全与军事合作网络是美国印太战略的重点。彭斯强调美国将把印太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作为政策优先,已立法将国家发展援助金额翻倍到600亿美元,并在现有的美国海外私营投资公司下设立针对亚洲的新发展金融公司。彭斯还宣布美国将与澳大利亚合作建设巴新马努斯岛的隆布鲁海军基地,注资4亿多美元设立“印太地区透明度倡议”,与日本合作为印太地区的能源基础设施建设投资100亿美元,与澳日合作在2030年前为巴新70%人口供电。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