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富士康

富士康迎来最严峻考验

随着郭台铭开始投身竞选,他所创立的世界最大的电子产品代工制造商,必须要应对美中贸易战和业界转向小众产品等诸多挑战。

没有哪家公司比全球最大电子产品代工制造商鸿海(Hon Hai)更能代表这个全球化时代。鸿海又名富士康科技集团(Foxconn Technology Group),这家公司成功的秘方包括:在中国大陆设立巨型工厂,利用充足的低成本劳动力供应和邻近的供应商集群,依赖自由贸易以及全球对大众市场设备似乎永不满足的需求。

过去15年,富士康拿下了相当大份额的为苹果(Apple)、戴尔(Dell)、华为(Huawei)等品牌生产个人电脑和智能手机的各种订单。与广达电脑(Quanta Computer)、和硕(Pegatron)、纬创(Wistron)等来自台湾的竞争对手一道,富士康引领着一场无止尽的竞赛,目的是让制造过程更便宜、更快、更高效率。

本周二(6月11日)对富士康将是历史性的一天,该公司将首次举办法人说明会。作为世界最大的苹果iPhone组装商和中国最大的私营雇主,富士康在新北市土城区举行的法人说明会的议程是如何应对扑面而来的生存挑战。

当务之急是解释,在45年前创立鸿海的企业界大亨郭台铭(Terry Gou)辞任董事长、进军政界竞选台湾总统后,富士康将如何运营。

但更大的问题是,富士康计划如何应对来自政治和人工智能的两大威胁,这些威胁有可能破坏目前主导消费技术供应链的几家台湾电子制造服务公司的商业模式。

富士康被卷入了美中之间不断升级的贸易战。随着特朗普(Trump)政府内部比较鹰派的官员寻求让两国科技行业“脱钩”,曾是全球化旗手的富士康正遭受冲击。但该公司也在努力适应人工智能的冲击,后者正引领一项市场转变:从以往推动其增长的大规模生产转向更小众、利润率更高的产品。

鸿海股价在过去两年里下跌了51%,至上周五的每股71新台币,反映出市场对这些挑战的担忧。郭台铭上周警告称,贸易战可能给全球经济带来一场“海啸”。

随着美国政府上月把针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提高至25%,并将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列入黑名单,台湾代工制造业的高管们投入紧急行动,要把至少一部分生产迁出中国大陆。

这是一场困难重重的尝试。麦肯锡(McKinsey)高级合伙人林康隽(Jean-Frederic Kuentz)表示:“快速复制我们在中国的生态系统是近乎不可能的。第一个问题是没有足够的人力。其次是(没有现成的)供应商网络——显示屏制造商、模压公司、组件制造商。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麻烦。”

人工智能给市场带来的变化,给该行业带来至少同样严重的颠覆性冲击。科技研究公司Canalys的数据显示,去年全球智能手机(占富士康总收入的一半以上)出货量下降4.5%,至13.9亿部,今年将再下降3.1%。

专家们认为,即使在5G商用的支撑下明年恢复增长,智能手机也将风光不再。富士康投资的中国语音识别初创企业思必驰(AISpeech)的联合创始人俞凯表示:“就如今智能手机上的许多功能而言,你很快就会不再需要这类功能。其中一些将被智能扬声器取代,还有一些被家用电器替代,其他则被汽车上的应用取代。我们甚至可能会看到设备概念变得过时的那一天,也就是你通过语音或图像识别与你所处的环境进行互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