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国政治

特朗普在贸易上的滥权亟待约束

FT社评:美国立法者正在起草一项限制总统权力的法案。这样的法律符合美国国家利益,将在某种程度上重建世人对美国体制的信念。

上周末,当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从与墨西哥开打一场关税战争的悬崖边缘后退时,投资者松了一口气。但他们的宽慰注定是短暂的。每当美国总统想找另一个国家的茬时,他首先会祭出关税手段。他的怨气并不需要与贸易有任何关系:就墨西哥而言,特朗普对美国南部边境持续面临移民危机感到愤怒。他也没有试图把自己的行为与法定事由联系起来。特朗普根据1977年的一部法律威胁墨西哥,该法授权总统对美国的敌人、恐怖主义国家和其他无赖国家施以惩罚。墨西哥不像任何这样的国家。

他接二连三地滥用旨在保护美国免受战略威胁的第232条,对美国的朋友征收关税,也属于这类情况。没有一项明智的评估会把加拿大的金属——或者欧洲的汽车——定性为美国面临的国家安全威胁。特朗普正在显示出继续滥用权力的迹象。国会早就应该恢复其在贸易方面的宪法角色。

应该承认,虽然共和党人通常默许特朗普的行为,但特朗普所属的政党带头反对他对墨西哥摆出的好斗姿态。通常忠诚的参议员,如德克萨斯州的特德•克鲁兹(Ted Cruz)和爱荷华州的查克•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都批评了特朗普的过分行为。其他一些人,包括犹他州的迈克•李(Mike Lee)和宾夕法尼亚州的帕特•图米(Pat Toomey),正在起草一项限制总统权力的法案。这样的法律绝对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

在过去70年里,美国历届总统都利用自己的权限推动明智的全球贸易协议。他们只是偶尔使用国家安全或紧急权力来遏制进口。即便在动用这类权力时,他们的行动也进行了清晰通报,大多是短暂的,并且得到广泛辩论。

特朗普将这一传统付之一炬。甚至在对待中国的问题上(在他的目标中,中国是最接近构成国家安全威胁的国家),特朗普也在两个方向上滥用权力。他已不止一次暗示,为了换取北京方面的让步,他可以取消针对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Huawei)的禁令。一个实体要么构成安全威胁,要么不构成安全威胁。华为可以说构成威胁。欧洲输美铝材不可能是威胁。特朗普不分青红皂白。

国会希望以自由贸易为由来约束他,这个事实具有不小的讽刺意味。美国政治的一般规则是,国会的派系分歧过于严重,不能受托照顾美国的整体商业利益。以往白宫总是被视为亲贸易,而国会是保护主义者。现在这条规则正在反转。

不仅是信奉自由贸易的共和党人在坚持立场。民主党人也开始用更为宏大的眼光来看待美国的国家利益。众议院的民主党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甚至愿意通过特朗普重新谈判的、作出少量改动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尽管事实是,特朗普谈判达成的那些小改动,几乎是逐字逐句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照搬的;TPP是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谈判达成的多边协定,当初遭到多数民主党人反对。

即将出台的立法的主旨很明确。白宫如果要出台紧急关税,将不得不寻求国会批准。这将消除全球经济的一大不稳定因素。出于这个原因,特朗普几乎肯定会否决该法案——在这种情况下,国会两院都需要三分之二的多数来推翻总统的否决。做不到这一点的几率很高。但我们生活在瞬息万变的时代。三年前,没有人预料得到美国国会将成为在贸易上比较明智的政府分支。这样的法律将在某种程度上重建世人对美国体制的信念。

译者/和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