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全球经济

2019年下半年全球经济展望:风险的外溢

程实、王宇哲:在贸易摩擦悬而未决、地缘风险重新集聚之际,任何潜在的风险点都可能在存量博弈的现实中被裂变式放大,而外溢到其他行业和区域。

“障百川而东之,回狂澜于既倒”。 2018年下半年起,受贸易摩擦、金融市场波动、政策不确定性加剧等影响,全球经济稳定性明显削弱。

在刚结束的G20峰会上,中美两国在领导人会晤后表示不再加征新的关税,且重启经贸磋商,贸易摩擦短期内急剧恶化的风险得到了遏制。但谨慎乐观的短期前景难以掩盖风险在空间、类型、时间等维度的外溢:其一,随着危机回潮走过新兴市场货币危机的第一站,受民粹势力重新集结、地缘政治风险扩散、英国“硬脱欧”威胁上升、意大利财政问题一再发酵等催化,欧洲正在接棒成为危机回潮的下一站;其二,贸易摩擦的风险短期平抑的事实伴随着风险重心由贸易风险向其他领域扩散,且短期摩擦点正在被一些标志性事件所推动日渐清晰地变为长期博弈线,涉及金融、科技、治理等领域;其三,在风险类型更多、烈度更高的宏观环境中,常规甚至非常规货币政策空间被急剧压缩,央行的手在衰退来临前已被越捆越紧,黄金等避险资产受到追捧,比特币和天秤币(Libra)等又凸显出作为主权信用不完美替代的特质。

在贸易摩擦悬而未决、地缘风险重新集聚之际,任何潜在的风险点都可能在存量博弈的现实中被裂变式放大,而外溢到其他行业和区域。随着风险外溢的破坏性和不确定性更加突出,全球经济正在从复苏轨道滑向长期增长中枢之下。我们预计,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率约为3.1%,较IMF在2019年4月的预测低0.2个百分点,而较其2018年4月和10月的预测低0.8和0.6个百分点。

发达羸弱,新兴平淡,全球经济增速滑向中枢之下。

2018年下半年起,受贸易摩擦、金融市场波动、政策不确定性加剧等影响,全球经济稳定性进一步削弱,其中欧元区增速下滑明显,部分新兴市场货币急剧贬值。2019年上半年,各类经济指标仍显疲弱,发达经济体制造业PMI已落入荣枯线之下,工业生产也明显回落,其中美国经济后周期形态进一步明晰,欧、日面临内外压力共振,工业生产同比仍处在负区间内(详见附图)。较之于发达经济体日益增加的下行压力,新兴市场经济体表现整体有所企稳,一方面缘于中国加码“稳增长”带来了需求端支撑,另一方面也受益于近期全球金融条件边际宽松、贸易壁垒增加的负面影响仍未完全显现等。除了实体经济出现反弹之外,主要新兴市场货币风险相对2018年也明显平抑。

整体来看,我们在此前2019年经济展望中所提出的“危机回潮”逻辑正在兑现:经历了2007-2016“从流动性危机到主权债务危机、再到货币危机”的金融风险顺序传导过程,自2018年起全球已经开始呈现出风险“逆序传导”的特征,而其链条仍然由木桶理论决定,只不过重心由金融风险向其他风险转变。随着危机回潮走过新兴市场货币危机的第一站,如我们所预期,欧洲受货币联盟固有脆弱性、民粹势力重新集结、地缘政治风险扩散、英国“硬脱欧”威胁上升、意大利财政问题一再发酵等催化,正在接棒成为危机回潮的下一站。

在贸易摩擦悬而未决、托底增长工具有限的情况下,任何潜在的风险点都可能在存量博弈的现实中被裂变式放大,而外溢到其他行业和区域。根据IMF在2019年4月的预测,2018-2019年的全球增长率预计为3.3%,分别较2018年4月和10月的预测低0.6和0.4个百分点。随着风险外溢的破坏性和不确定性更加凸显,全球经济正在从复苏轨道滑向长期增长中枢之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