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美食与美酒

喝澳洲酒也要防“杀幼”

谢立:喝波尔多酒,开年份太新的酒被称作“杀幼”,其实澳洲酒也一样。对赤霞珠等有陈年潜力的品种,耐心永远是美德。

“什么是Bin?这就是一个Bin。”在Penfolds Magill Estate气氛梦幻的地下酒窖里,奔富酒庄的总酿酒师Peter Gago挥动双手,用他几乎具有催眠魔力的声音解释奔富Bin系列的由来,开启了这场品鉴。

也许是2010年份Bin707和2008年份Grange对这两款顶级名酒来说都太年轻,未到真正展示实力的时刻,整场品鉴最令我倾心的,反而是Yattama2016霞多丽和Bin169 Coonawarra 2009赤霞珠。Yattama在杯中变化丰富,像一个勃艮第名园一样越来越复杂和优雅。Bin169经过近10年演化,有着优雅的草本植物气息和尤加利气息,单宁细密坚实,酒体富于深度,贵气十足。

过了两天,我们一早从麦克拉伦谷(McLaren Vale)出发,开车四个多小时才到达库纳瓦拉(Coonawarra)。这个产区由于偏居澳大利亚南岸,远离都市繁华——距离阿德莱德375公里,距墨尔本450公里,造访的专业人士和游客都少,显着有点寂寥,建于1898年的旧火车站Coonawarra Siding孤悬于天地间,仿佛是一个象征。

在库纳瓦拉,Terra Rosa如同一个密码,暗暗地在酒农之间流传。这是一种含有大量氧化铁的红色粘土,渗水力强,覆盖于底层石灰岩上,赋予库纳瓦拉葡萄酒独有的风味。因为距离南面大洋100公里,受到海洋气候影响。库纳瓦拉在历史上曾经种植不同的葡萄品种,其中,赤霞珠、梅洛表现优秀,黑皮诺、慕合怀特表现不佳。

在历史名庄Wynn’s,酿酒师Sue Hodder拿出一款酒让我们盲品,等揭晓是1959年份时,大家都惊呆了——库纳瓦拉赤霞珠的陈年潜力超乎想象,当然也因为这瓶酒一直在酒庄酒窖沉睡,状态绝佳。Sue说不久前酒庄还做过一场54个年份的垂直品鉴。

在1959年份Wynn’s酒瓶的背标上,“Claret”唤醒了对于那个在酒标上随意标注欧洲产区和酒名年代的记忆。库纳瓦拉当然不是一个年轻的产区,酿酒历史已经超过120年。曾经是园丁的苏格兰人William Wilson移民库纳瓦拉后,把种植果树的经验用来种植葡萄藤,John Riddoch听取他的建议选择葡萄种植地块,一手创建了Wynn’s酒庄。Parker Coonawarra Estate和Wynns都是大厂风范。

库纳瓦拉的酒庄都分布在Church Street由南向北的两边,而且酒农之间关系很好,常常聚在小酒馆一起喝酒交流,其中四家赤霞珠名庄一起组织了每家两个年份的对比品鉴。

Koonara Wines酒庄:Ambrie’s Gift 2008演化优雅,回味深长,我更喜欢Head Honcho2015年份的饱满细腻丝滑,单宁打磨极为优雅,前程远大。这款酒来自橡木桶精选,只在优异年份推出。

Majella酒庄:2005年份饱满而以黑色水果香气为主,略有橡木使用痕迹,不如2016年份单宁细致丝滑,酸度新鲜优雅。

Hollick Estates酒庄:Ravenswood 1998丰富的红果和凉性香料气息混合着泥土菌菇气息,酒体丝滑,美味而悠长,2014有着明亮新鲜的红果香气和富于质感的单宁,精巧迷人。

High Bank Vineyards:Reserve 2008极为浓郁奢华,几乎有着波特酒的成熟香气,Reserve 2014维持着标识性的甜美浓郁奢华风格,回味更清新而有草本和矿物气息。

Koonara Wines是一个从2006年开始有机种植并获得认证,进而转向生物动力法的酒庄,庄主Dru Reschke说,在湿冷的2011年份,有机酒庄表现更稳定。

四家酒庄各有风格,无论高下,都代表了产区高水平的赤霞珠。同时库纳瓦拉也不乏精彩的白葡萄酒,Katnook酒庄两个年份的长相思,2017内敛紧致,2009油润馥郁;Balnaves of Coonawarra酒庄的霞多丽紧致优雅,富于咸感和矿物回味。

这次澳洲行还打破了我一个盲区。我们喝波尔多酒的时候,非常注重适饮年份,开年份太新的酒被称作“杀幼”,其实澳洲酒也是一样的,对于赤霞珠这种富于陈年潜力的贵族品种,耐心,永远是一个葡萄酒爱好者的无上美德。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责编邮箱:shirley.xue@ftchinese.com)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